2021国际纺联纺织机械大会聚焦全球纺织业复苏路径

——可持续与绿色创新是解题秘钥

http://www.texnet.com.cn/ 2021-11-25 14:01:50 来源:中国纺织报

  当前,世纪疫情和百年变局交织演绎,多边主义同单边主义激烈博弈,高度全球化的纺织服装产业也正在与世界经济复苏的艰难曲折同频共振。“应对外部挑战,只有践行多边主义、开展务实合作才是正途。”在近日举行的国际纺织制造商联合会(以下简称“国际纺联”)纺织机械大会上,国际纺联主席、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会长孙瑞哲这样描述纺织行业面临的发展态势和应有的应对之策。

  会议肯定了国际纺联在推动全球纺织经济强劲、可持续和包容性复苏方面发挥的关键作用,与会各方通过交流全球产业的最新动向,对全球纺织业未来可持续发展形成更深层次的共识。

  疫情下纺织业恢复好于预期

  在视频会议中,来自全球的与会代表交流了各地区纺织业在疫情下的发展现状。虽然行业复苏面临着各种困难,与会代表仍以积极心态交流了市场发展趋势,表达了对全球纺织业未来发展的乐观情绪。

  孙瑞哲在分享中国纺织服装行业的创新实践时说,受疫情影响,2020年世界纺织品出口前10国家(地区)中,仅中国与越南实现了正增长,中国增长幅度达29%,为世界抗疫做出了贡献。2021年1~9月,中国纺织机械进出口总额为61.55亿美元,同比增长14.25%。其中纺织机械进口26.47亿美元,同比增长29.15%;出口35.08亿美元,同比增长5.25%。今年以来,中国纺织工业保持了平稳运行,纺织机械行业对产业发展形成了有力支撑。

  印度纺织企业普瑞美集团(Premier Mills)负责人斯里尼瓦桑(K.V. Srinivasan)介绍,得益于疫苗接种率的提高,2021年印度纺织业基本得到恢复,积累的订单得到释放。由于产能已明显改善,国内消费大幅上涨,印度制造业出口在今年10月达到新高,服装、家纺、纤维等产业都有很大增长,特别是针织品、家纺的需求比较旺盛。他对印度纺织业今年和未来前景看好。

  巴基斯坦古尔梅纺织(Gul Ahmed)公司负责人穆罕默德(Bashir Ali Mohammed)介绍,巴基斯坦在出口方面今年保持了27%的增长率。未来,巴基斯坦纺织业要继续投资发展新技术。

  印度尼西亚纺织企业丹丽丽斯纺织(Dan Liris)代表米歇尔(Tjokrosaputro Michelle)说,尽管印尼今年七八月出现了较为严重的疫情,但目前生产已逐步恢复增长,预计2021年会实现正向发展,2022年仍将有较为乐观增幅。

  韩国纺织企业永元集团(Youngone)负责人成耆鹤对集团在韩国、越南、孟加拉国的工厂生产情况进行了介绍。他表示,永元集团在韩国出口有22%的增长,在连续五六年下降以后,今年有了较大增长。

  除了东南亚和南亚地区以外,来自欧洲、非洲、南美地区的代表也对行业复苏情况持乐观情绪。

  土耳其迪克塔斯(Diktas)纺织公司负责人穆斯塔法(Denizer Mustafa)介绍说,疫情对土耳其整个纺织业产生了较大冲击,2020年下半年开始有所恢复,2021年市场情况相对不错。土耳其是欧盟第二大纺织供应国,近来货币贬值进一步促进了土耳其产品出口。

  摩洛哥纺织服装协会(AMITH)代表阿劳伊(Fatima-Zohra Alaoui)乐观表示,2021年前9月,摩洛哥纺织行业实现同比增长24%,到年底订单有望恢复到疫情前水平。此外,摩洛哥参与了多个区域性贸易协定,国家政策也在助力产业链提升竞争力,未来将满足更多客户需求。

  巴西纺织服装协会(ABIT)代表拉斐尔(Cervone Rafael)介绍巴西纺织行业现状时说,巴西纺织企业生产、销售情况正逐步向好,他对未来行业发展持乐观预期。

  非洲撒哈拉地区纺织企业贝迪投资(Bedi Investments)的负责人贝迪(Jas Bedi)介绍,得益于疫情控制,东非纺织业从去年年底开始恢复增长,订单已排到2022年10月。目前东非国家已加入非洲国家自由贸易协定,对纺织业发展将是长远利好。

  高成本趋势阻碍供应链修复

  尽管疫情得以有效控制,全球多个地区的纺织服装生产出口快速恢复并呈现增长,但是多位代表在交流中谈到,多种原因造成纺织原材料价格和物流成本高企,对修复和稳定供应链形成挑战,这成为纺织贸易增长面临的最主要压力。

  斯里尼瓦桑介绍,目前印度正面临纺织原材料价格急速上涨、服装终端压力较大等问题,同时还面临物流不畅的困难,很多订单无法顺利出运。

  穆罕默德表示,粮食短缺使巴基斯坦货币贬值大约超过10%,使得所有进口原料都变得非常昂贵。今年进口了100万纱锭的纺纱规模,主要扩增在针织方面。目前,企业接到的纺织订单还在急剧增长,很多纺织机械需要进口和更新换代,此外还需进口大量的棉花。

  米歇尔表示,现在印尼纺织服装行业面临集装箱短缺、海运价格上涨、原材料进口受阻等问题,造成了一定程度的订单积压。

  来自知名纺纱机械企业卓郎(Saurer)的代表皮亚(Terasa Pia)介绍,与其他行业一样,纺纱机械企业也一度面临成本问题。与去年相比,今年市场情况有所好转,纺纱、织造设备订单都增长了2倍。现在市场需求较好,公司订单数量增长,但物流不畅对设备出运造成一定影响。

  印染机械企业桑德森力玛(Santex Rimar Ag)的代表梅尔(Natascha Meier)认为,受疫情影响,目前印度、孟加拉国、巴基斯坦等国仍然相当艰难。通过提升产能与生产水平,中美、南美出现了一些复苏的迹象。对企业而言,最大的挑战还是纺织机械及配件成本的不断提高。

  梭织机械企业必佳乐(Picanol)负责人维斯特雷特(Johan Verstraete)介绍,从去年年底到今年一季度,中国、土耳其、巴基斯坦等国家的市场都有了较大复苏,三季度印度也出现较大增长。“中国市场在过去几个月有较大的区域性投资增长,因为中国纺织工业发展非常强劲,国内需求潜力巨大。当前各行业都面临着成本上升,希望市场能接受机械设备的成本上升。”他说。

  国际纺联经济学家齐沙克(Olivier Zieschank)介绍了《国际纺联第11次新冠疫情影响调查结果》中有关纺织机械行业的情况。纺机行业中,有45%的企业对未来形势判断认为向好,15%的企业认为不佳,但是都认为当前全球经济有了明显好转。鉴于从2021年开始出现订单积压,业界人士总体预计2022年订单将有一定幅度增长。

  国际纺联总干事辛德勒(Christian Schindler)表示,从此次问卷来看,全球纺织整体形势都得到了改善,虽然复苏并未完全达到预期,但除了东亚地区外,大部分区域情况良好。由于预计2022年通胀仍将居高不下,纺织机械企业对未来发展的预期保持谨慎乐观态度。

  可持续发展决心进一步增强

  放眼未来发展,各国纺织代表围绕行业可持续发展等主旋律展开交流,表达了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决心。

  孙瑞哲说,新格局下,中国纺织行业确立了“十四五”时期的新发展定位,未来行业将打造更加开放的合作体系、更高质量的创新体系、更有效率的制造体系、更加绿色的产业体系。

  中国纺织机械协会会长顾平介绍,2020年,中国规模以上纺机企业营业收入超过700亿元,出口额达45亿美元。目前中国纺织行业正处于高质量发展阶段,产业链生产稳定持续,对于“用工、增效和提质”的需求更为迫切,对装备的连续化、自动化、绿色化要求更高。未来,中国纺织机械行业会立足于“双循环”发展,着眼于“双碳”目标,在节能减排方面开辟新的发展路径,同国内外纺机企业增进交流,共创未来。

  数码印花机械企业美佳尼(EFI Reggiani)的代表阿黛尔(Genoni Adele)表示,2021年是复苏的一年,虽然没有回到疫情前水平,但对于印花设备企业来说也是很好的一年。从2020年下半年到2021年上半年,数码印花市场展示出强劲的增长势头,预计2022年仍将增长。这种增长主要由两个趋势决定:一是消费者行为趋势在转向数码,产品从设计到上架的时间周期有所缩短;二是设计师和品牌都在转向可持续发展的模式,以便能够以经济的方式实现大批量生产,这种转变也是推动行业发展的主要因素之一。

  孟加拉国纺织企业帕哈特利纺织(Pahartali)的代表伊斯帕哈尼(Salman Ispahani)说,孟加拉国的服装纺织占全球出口的10%。目前,孟加拉国纺织工厂也在积极进行绿色认证,推进绿色转型。通过可持续发展,提升并优化产能,不断寻求新的市场。

  织造机械企业欧瑞康(Oerlikon)代表维森伯格(AndréWissenberg)介绍,纺织行业的前景乐观但也仍具挑战。现在绿色转型升级是每个人都在关注的重点。目前,全球仅有不到1%的纤维来源于绿色可降解材料,未来这个数字可能会有所增长。

  皮亚谈到,由于欧盟绿色新政的实施,欧洲客户的需求也正在快速发生变化,因此卓郎也在思考这一新政对于设备生产商和客户将带来哪些变化。

  穆斯塔法表示,2020年土耳其在供应链方面取得了很大进展,今年土耳其出口到西班牙的产品增长达30%。在过去的一年半里,土耳其对纺织机械投入了大量资金,对针织机械、纺纱机械的投资也在增加,未来加强对技术的投资趋势会更加明显。

  针对各方代表反映的问题,孙瑞哲指出,纺织服装行业发展环境呈现高度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当前,世界经济复苏艰难曲折,增长缺乏长久动力;开放共识有所弱化,贸易区域化成为新特征;数字经济深度渗透,深刻改变全球产业格局;绿色转型全面加速,重塑产业竞争优势与规则。

  孙瑞哲认为,在此形势下更应勇于探索。中国纺织工业正是在实践中进一步增强了可持续发展的决心:一是开放化,广泛深入的全球合作。中国纺织工业持续优化国内外产能布局,整合利用全球优质资源,推动全球纺织产业链价值链的升级。二是敏捷化,数据驱动的柔性制造。新一代信息技术推动供应链的数字化转型,正形成供需精准匹配、资源高效链接、要素互通互联的柔性制造体系。三是生态化,协同高效的平台经济。以工业互联网等基础设施为支撑,大中小融通,产供销协同,多要素集聚的产业体系加速形成。四是体系化,全产品周期的绿色转型。从材料、用能、制造到回收,绿色低碳循环的产业体系和治理体系加速形成。五是规范化,以机制创新赋能产业创新。随着知识产权保护的措施机制更加成熟,纺织行业创新日趋活跃。

分享到: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纺织网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纺织网;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yuln@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相关报道

© 纺织网 China TexTile 版权所有 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