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纺都”掀起“绿色革命” 浙江柯桥:探寻产业与生态和谐共生路径

http://www.texnet.com.cn/ 2023-11-03 08:58:51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走进浙江绍兴柯桥区的蓝印时尚小镇,绿树成荫,不见黑烟,也没有污水四溢。谁能想到,这里是柯桥印染企业集聚区。

    素有“中国最大染缸”之称的柯桥,在全国印染业“三分天下有其一”。曾几何时,印染厂遍地开花,染料为坯布上了色,也污染了江河农田。

    腰包渐渐鼓起来的柯桥人,对生态有了更高要求,“低小散乱”的纺织印染企业绿色转型成为必由之路。

    染缸“集聚”,还江河本色

    “过去,印染厂的污水直接排进河里,河水颜色跟着染料变。布是什么颜色,一看河水就知道。”讲起曾经的村貌,钱清街道钱清村党总支书记陈关友唏嘘不已。

    提及纺织产业的污染,印染总是“首当其冲”。2010年之前,印染企业散布在柯桥14个镇街,呈现出“村村点火,户户冒烟”的景象。这些企业管理粗放,配套落后,设备低档,成为这个国际纺都的“不可承受之重”。

    浙江盛兴染整有限公司董事长徐华良还记得20多年前第一次进入厂房时的场景:“地上一摊摊水,空气里烟雾缭绕,有一股难闻的气味。”

    数据显示,2009年,柯桥每染一米布需耗水12.7公斤。当年柯桥染156亿米布,耗水量相当于20个西湖,而利润仅13亿元,平均每米只挣8分钱。印染业利润之低,环境代价之大,触目惊心。

    2010年,当地启动印染企业集聚,原本散落四处的印染企业集中搬到了蓝印时尚小镇。“集聚前的236家印染企业,到2021年集聚工作完成时只剩下108家。但经过多轮绿色技术改造,企业设备档次提高了,产品附加值也提升了。”浙江省印染行业协会会长李传海说。

    “现在印染厂不再是人们过去认知的那样了。”李传海表示,“每个厂都安装了污水处理系统和检测系统,车间废气都要经过静电喷淋处理。越来越多同行加入到定向回收、梯级利用和规范化处理危废资源的队伍当中。”

    原本拥有多家印染厂的钱清街道钱清村也获得新生。工厂搬迁后,村里对厂房进行了维修改造,引入了对环境影响较小的企业。同时,持续开展环境整治工作,治愈曾经的“伤痕”。

    现在走在村里,茂林修竹、阡陌稻田的景象随处可见。“水干净了,空气好了,大家伙儿晚上喜欢在村里遛弯儿,生活比以前更幸福了。”村民陈兴法赞不绝口。

    在柯桥,这样的村庄比比皆是。漓渚镇棠棣村曾饱受“噪音扰”,如今废旧工厂化身乡村振兴实训基地,村庄蝶变为以花为业、以花致富的“兰花之村”;平水镇王化村曾嗅过“污染气”,如今已成为柯桥首个民俗文化村类省非遗旅游景区;福全街道梅峰村曾枕过“黑臭河”,经过河道修整、生活污水集中收集处理,如今河中游鱼成趣……

    可乐瓶、玉米须也是纺织“新材料

    走进浙江兴发化纤集团有限公司生产车间,机器“吃”下废旧矿泉水瓶、可乐瓶,“吐”出来的却是有用的化纤。这一神奇的场景,每天都在这里上演。

    从上海、北京等地收购的废旧塑料瓶经过粉碎清洗后送到车间里,再经过分解、聚合、造粒、熔融等工序,就能拉伸成为比头发还细的丝。随后,机械臂会将一批批装箱完毕的化纤产品搬运至指定位置,销往全国各地。

    兴发化纤集团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专业化纤供应商。2019年以来,公司通过GRS(全球回收标准)认证,投身于环保再生纤维的生产。“我们通过回收利用废旧塑料瓶,再经由物理方法制成再生聚酯切片,替代了来源于石油的原生聚酯切片,从源头上减少能耗。”集团董事长李兴江表示。

    “绿色再生系列产品已经成为我们的一大特点。目前,该类产品销量占全部产品的20%左右,2019年以来每年均实现同期大约20%的增长。”李兴江说。

    经营着太泰纺织品有限公司的曾琪翔,一家四代都是做纺织的。这个四川宜宾人介绍,奶奶曾是镇上缝纫社的社长,1989年父亲到柯桥开门市。3年后,她也跟着到柯桥。现在她的儿子也入了行。

    以前,太泰纺织是一家传统贸易企业,产品以全涤纶为主。如今,公司从纱线配比开始研发创新,产品多采用真丝、醋酸、天丝、人丝、竹纤维、莫代尔、铜氨等天然纤维、可降解纤维原料为主。

    六七年前的一则公益广告促成了这一转变。“广告中,一条搁浅的鲸鱼胃里塞满了塑料垃圾。”触目惊心的画面引发了曾琪翔的反思。

    曾琪翔与丈夫卖掉印花厂,赔本清掉了所有的库存,“另起炉灶”做起了环保纱线的研发。“我转型是比较早的,也带动了身边一部分企业。”

    如今,绿色环保理念已经是柯桥纺织企业的共识,相关企业不断涌现,有的用醋酸做布底,有的用玉米须、秸秆制作生物级环保面料……他们采取材料替代等举措,推动纺织产业绿色低碳转型。

    旧衣的“重生”与染料的“革命”

    一件旧衣服的宿命是什么?大概率是集中填埋或者焚烧。

    而在柯桥精工控股集团旗下的浙江佳人新材料有限公司,有不同的答案。

    在佳人新材料的生产车间,一件件废旧衣服,通过先进的化学分解技术还原成化学小分子,再经过过滤、提纯、精馏及聚合等高精尖技术手段,最终可以获得制备纯度高达99.9%的再生对苯二甲酸二甲酯(DMT)新材料及聚酯切片和纱线。这些纱线销往各品牌后将“重生”为衣服。

    化学法循环是一种可以实现废旧聚酯纺织品真正的闭环回收方法。公司副总经理兼执行总工程师官军介绍:“佳人新材料的化学法循环再生技术,是一种能够把含有杂质和颜色涤纶废旧纺织品还原成高纯度DMT,再聚合纺丝成纤维的技术,可以完全去除废旧纺织品中的颜料和染料、细微杂质和非涤纶成分。”

    “这些旧衣服是从学校、行政机关、航空公司、工矿企业以及品牌商回收来的。”公司总经理何建利表示,“近年来,公司每年处理废旧纺织品达到4万吨,年产再生产品3万吨。”

    事实上,佳人新材料的“回收之路”并非一帆风顺。“由于技术复杂、制作成本高、市场难接受等各种原因,最开始5年持续亏损,最严重的时候亏损额达7亿元,最初的合作伙伴也中途退出了。”何建利回忆。

    公司并没有因此一蹶不振。出于不服输的态度,也看到了可持续发展的热度正兴,技术团队总结经验教训,进一步研发迭代,并联合院校专家攻克各项难题,如今实现了3万吨级量产。

    何建利介绍,佳人新材料年产15万吨绿色再生新材料项目已落户柯桥,第一期5万吨计划将于2024年建成投产。

    如果说佳人新材料是在从原料环节实现循环再生,那么浙江省现代纺织技术创新中心所研发的液体染料,则是在染色环节的变革助力绿色“蝶变”。

    为了便于保存与运输,传统的分散染料通常会制作成固体颗粒。分散染料的后处理加工一般由砂磨、调料、喷雾干燥、包装组成。在喷雾干燥环节,染料在热风气流中,瞬间就可蒸发95%至98%的水分。然而,由于温度需要在几秒内达到160摄氏度至170摄氏度,能耗之大可想而知。

    此外,固体分散染料在水中易发生明显的絮凝、凝聚或沉降。因此制备过程中需加入大量分散剂,阻止分散染料粒子相互接触聚并,以达到让分散染料均匀分散在水中的目的。

    “实践显示,分散剂的用量远远超过了染料的用量,基本达到2:1,造成了大量的浪费与污染。”浙江省现代纺织技术创新中心副主任戚栋明表示,“液体染料的使用不仅能够缩短生产流程,降低助剂用量和染色废水碳排放,同时也免除了高能高污的喷雾干燥环节,有助于染料生产与应用过程的节能降碳。”

    “未来,我们还要进一步延长液体燃料的保存期限,同时研发出更多推进行业绿色化、智能化转型发展的新技术。”戚栋明说。

    11月3日至10日,2023国际纺织制造商联合会中国绍兴柯桥大会、2023第六届世界布商大会在柯桥举办。纺织行业两大国际性会议首度实现资源融合与平台融合,将围绕“绿色、循环、数字化——纺织工业新动源”主题,通过主题大会、圆桌论坛、科技论坛、时尚论坛、绿色论坛、供应链论坛等十余项活动展开全面探讨交流,推动全球纺织行业增进理解、强化共识与密切合作。

    未来,柯桥还将继续推进传统纺织产业节能、节水、减排,加大硬件投入推进数码直喷印花和高效超滤废气处理等先进装备迭代升级。

    面向未来,柯桥纺织人重任在肩。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纺织网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纺织网;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yuln@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相关报道

© 纺织网 China TexTile 版权所有 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