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口罩厂“出海”掘金,谈生意要排到半夜4点

http://www.texnet.com.cn/ 2020-04-03 13:30:11 来源:《电商》

  “我从985硕士毕业,却做起了一线工人的活。”

  张伟去年北交大硕士毕业,入职比亚迪做设计师。年初的一场疫情,让比亚迪的生产重心全部划向口罩,像他一样的年轻员工都要安排上“前线”。

  一天24小时,全员三班倒,比亚迪的日产量已经能达到500万只。

  这正是口罩牛市的缩影,从车企到纸尿裤商家纷纷入局,疫情下的口罩业成了最大风口。全行业环环相扣组成生态链条,在精密计算下,口罩以子弹般的速度飞出。

  中国人口罩够用了吗?

  3月2日,国家发改委宣布,中国口罩日产能和日产量双双突破1亿。

  当时,“电商在线”曾发文《日产1亿只,造航母的都上了,我们离“口罩自由”还有多远?》。

  “现在一天产能在4亿只口罩不成问题。”某业内人士对“电商在线”说。

  供需端的平衡,价格端的回落,还在飞速运转的口罩机意味着即将过剩的产能。随着国外疫情的蔓延,上速卖通、亚马逊等跨境电商卖货,成了中国口罩厂出海新思路。

  当疫情结束,中国口罩“罩”顾世界的行业故事还能否续写,值得期待。

  口罩自由

  搜索量创新高、上架就秒光、相关联的上市公司股价狂飙……“口罩”至今仍是全球热词。

  “行情很火爆,只有自己入了行才知道。”

  李羽的工厂原本是做工业器械加工,疫情爆发,他直接转产做了口罩机。

  从1月底开始设计生产,同时申请医疗卫生许可证,等所有的流程走下来,真正开工已经是2月底,这时他才发现,国内的口罩需求已经变了模样。

  在药房工作的赵敏深有感触,从1月23日开始,口罩就断供了,客户群里每天都会弹出求购口罩的信息。但进入3月,口罩每天都有少量现货,从早期排队拿号买,到现在把消息放在群里,基本没什么人回复了。

  市场上,口罩价格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单价15元左右的一次性KN95防护口罩,降到了9元/只左右。

  打开淘宝、京东,已经能够找到1元/只的一次性口罩,很多口罩品牌可以拍下即发。

  一个月前,口罩还很难买到,如今已实现“口罩自由”,背后正是疯狂扩张的口罩产能。

  原先口罩只是医疗器械品类下一个很小的分支,疫情让口罩的需求激增,面对国内14亿居民的庞大市场,口罩及相关产业链被推上风口浪尖。

  廖佳明的口罩厂在春节期间召回了所有员工,政府又补贴了10条生产线,产能直接从原先的日产5万上升到日产40万。

  比亚迪、格力、鸿星尔克、百丽,制造业大厂、鞋企、纸尿裤公司都跨界转入口罩行当。

  企查查的数据显示,截止目前,我国经营口罩的在业存续企业有6万多家。

  按照测算,中国的口罩需求量在日均5亿只,而目前国内的口罩产能即将供需平衡,随着疫情逐渐稳定,口罩产能过剩的问题摆在眼前。

  谈生意要排到后半夜4点

  口罩生产过程并不复杂,决定口罩产能关键的,是环节上游的口罩机、熔喷布、切割刀片等原材料。

  资本的嗅觉最敏锐,口罩概念股集体起飞,截至3月26日,29只概念股中有22只年内股价上涨,洁特生物、道恩股份更是大涨200%。有些公司号称增加了口罩生产线,以此来蹭热度。

  二级资本市场的混杂,源于供需端的失衡。无论是制造大厂,还是手工小作坊,抢口罩机犹如抢夺入场券。口罩机价格也从10几万一台,涨到百万元。

  “生产口罩的企业越来越多,熔喷布一下就变得特别紧张,从几万一吨涨到高点将近40万。”福建迈源医疗采购经理陈建对“电商在线”介绍。

  带着投机意图进入口罩行业的小厂商们,怀揣着1个月回本的心态,却只能以高价购买口罩机和原材料,再等待长达1-2个月的资质审批,等到正式投产,往往临近3月,而这时的市场局面早已不是疫情高峰期的样子。

  “这就像炒股,买在高点想赚钱是不可能的了。”某业内人士坦言。

  但海外疫情的爆发,让企业来不及思考后面的路,海外订单疯狂涌入,继续加码生产主攻海外,成了大批口罩厂的选择。

  3月初以来,很多外贸商家转为“口罩代购”,“每天电话都被打爆,晚上来厂里谈生意的客户要排到后半夜4点。”自从李羽转向海外市场,井喷的需求让他对市场充满信心。

  “真正的高峰期还没来,估计4月底5月初会有更大一波口罩需求。”

  从数据来看,疫情拐点还未到来。截至“电商在线”发稿前,全球确诊926775人,美国一日的新增量就达27107。

  (亚马逊平台的大量口罩显示无货)

  海外的口罩资源变得紧缺,价格开始暴涨。媒体报道,美国每只N95口罩在实体店的售价已上涨5至6倍;西班牙一盒5只的医用口罩,售价甚至高达99欧元(约合人民币763元)。

  李羽的工厂目前已经有500多工人,日产100万只口罩,到4月份,他们将扩大至2000人的团队。

  半个月前,陈建又采购了一批口罩机,把产能从疫情高峰期的日产40万提高到了70万。

  “越来越多的海外客户找上门,我们已经把全部的产能用于出口了。”

  每天到陈建工厂参观的客户络绎不绝,这些大多是在国内做外贸采购的中间商,疫情打断了其他的商贸往来,他们纷纷转为“口罩代购”。

  “他们都有自己的渠道,每次拿几十万、几百万的货都不成问题。”陈建说。

  海外的购买需求也直接反映在跨境电商平台,来自天猫海外数据显示,3月份以来,23个国家和地区的海外消费者通过淘宝海外版购买了超过1000万片口罩,速卖通上意大利口罩浏览量增长了近13倍。

  跨境电商成高速公路

  口罩出海看似很美的生意,但口罩厂决定出海前,至少两个问题需要解决:产品资质和销售渠道。

  为了最快搭上出口列车,陈建加急办理了CE认证和FDA认证。

  CE和FDA分别是欧洲和北美的产品认证资质,简单说,只有拿到这两份资质,口罩才可以在海外市场销售。

  这也催生了认证行业的火爆,“电商在线”了解到,以往口罩及个人防护类商品的认证费用大概在5000左右。一位中介声称,加急办理民用口罩的认证费用要18000元,医用口罩要20000元。

  “现在排队的工厂很多,要办抓紧。”上述中介称。

  但CE认证也存在漏洞,真正符合口罩CE认证资质的中介很少,医用和民用口罩的认证资质也不同,并且申请时长不会非常快,很多小厂商难免入坑。

  就在美国宣布豁免口罩关税后,亚马逊平台开始下架无资质口罩的链接,其中,平台上大部分的卖家都来自中国。

  销售渠道就是商家难以逾越的门槛,在陈建看来,口罩厂大多没有出口经验,缺少自己的渠道,仅靠个人客户来大批量采购存在很多风险,而且杀价很厉害。

  对于商家来说,出口比内销难度大很多,各国的政策体系不同,关税、汇率等时刻变化,产品在销往不同国家还要备注不同的文字说明等,这些复杂琐碎的工作增加了很多难度。

  (知乎上很多商家寻求帮助)

  这个过程中,速卖通、亚马逊等跨境电商们,成了国内厂商挺进海外市场的高速公路。陈建提交了入驻天猫海外的申请后,当天就审核完毕,收到了第一笔海外订单。对方是在泰国当地开设了乳胶厂的华人,“整整两大箱,给工人用的”。

  李羽也尝试在亚马逊、Paytm、Wish等境外电商平台注册店铺,但是英文的注册条款阅读门槛高,流程也复杂,很多帮助海外开店的运营中间商也借机涨价。

  但他不愿放弃线上平台的渠道,在这个特殊的情况下,多个渠道就多一种可能。

  天猫海外商务拓展专家刘宗泉看到了许多海外客户购买口罩的需求,同时也发现国内厂商急于消化库存,他组建了钉钉群,“一键开店”成了进群公告。

  商家资质审核通过后即可在后台上传商品,与海外多个服务商即时连接。海外订单生成后,只需将口罩发到国内菜鸟中转仓。剩下的事情全部交给阿里的出海团队,通过海外的保税仓备货,直至海外消费者在淘宝海外版或速卖通下单,由当地的快递送货到手。

  (平台会给予全链路的保障)

  “平台是商家与客户双方的有利保障。”刘宗明说。

  口罩下半场何去何从

  这场口罩牛市何时到拐点?许多厂商自己也没有答案。

  陈建已经想好了后路,趁着现在需求正盛,抓紧搭建自己的出海链路,找到合适的供应商,再跑通海关。

  实际上,国内大多口罩厂商还停留在“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模式,一些中间商直接付全款提走口罩,而后续的销售链路无从知晓,价格也只能被压到最低。

  “每个中间商的售价,不能超过上一层级的15%,这是行规。”一位“埋伏”在贴吧里的口罩代购商对“电商在线”说。

  不得不说,中国在疫情中再次发挥了制造大国的实力,在最短时间内使口罩等防护物资产能增加,满足内需的同时供给世界。但不容忽视的问题是,缺乏核心产品力和品牌力,依旧是中国制造最大的困局。

  中国产出了全世界一半的口罩,却没有与3M、霍尼韦尔等比肩的品牌,国内口罩企业龙头绿盾、稳健,在国际影响力方面依然无法与前两者相比。

  疫情以来,新入局的小厂根本无法建立自己的品牌,而随着疫情退坡,口罩企业间的兼并逐渐升温。

  “有很多小厂已经在寻求通过我们厂往外卖,但我们要严格筛选质量,有很多小厂的口罩根本没法代销,这反而会影响我们自己的品牌。”陈建坦言。

  “这次疫情确实对国内的口罩行业带来很多启示,无论是产品研发还是企业管理。”

  曾经在华为做生产管理的李羽对此很有感触,他把自己以往的管理经验带到了这个新成立的口罩厂,短时间扩张成为2000人的团队,他觉得核心能力还是靠科学的管理模式。

  来自知识产权局的数据显示,疫情以来,在医用口罩产业链的口罩产品、关键原材料、消毒技术、生产设备四个关键环节中,口罩产品全球专利申请数量最多,为5157项。

  “不管是做口罩还是其他产品,早进来晚进来,机会点总会有的,把重心放在产品上,做好技术标准的提高,做好技术力量的储备,需求总是存在的,要想好接下来怎么走。”廖佳明说。

  廖佳明已经把商品研发从口罩扩展到了防护服、护目镜等防护类商品,接下来,他的工厂会更专注在防护类用品的研发。

  在这场极速的口罩战中,厂商还在加足马力捞金,来不及停留思考,但留给中国口罩的问题还在等待解答。

分享到: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纺织网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纺织网;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yuln@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相关报道

© 纺织网 China TexTile 版权所有 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