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出刀山,又入火海?刚复工的服装人又要放假了

http://www.texnet.com.cn/ 2020-03-27 08:29:24 来源:秦丝进销存

  从无法复产复工,担心交期延迟,到如今复产复工了订单却被取消,3月中旬以来,中国服装老板们的心情跌宕起伏。

  随着欧美国家成为新冠肺炎重灾区,外贸市场出现了180度的转变。1月-2月中国疫情严重、无法生产,海外客户急催订单。现在欧美消费市场追随中国市场走向低迷,品牌客户变得谨慎,纷纷取消、推迟3月-6月的订单,6月之后的行情也尚难判断。

  绍兴柯桥一份行业调查报告显示,当地有64.8%的企业反映,已有的纺织订单被客户取消。纺织业迎来史上最多的撤单,弃货潮。同一天,从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举办的“国际经济形势展望”网络视频会议上传出消息,目前长三角、珠三角尽管复工率高达90%以上,但真正有活干的只有30%左右,因为缺少订单。

  H&M关闭美国和德国所有门店。全球第二大服饰零售商H&M宣布,暂时关闭其在德国的全部460家门店,以及美国的全部590家门店,以遏制新冠病毒传播。营业的重启时期未定。电子商务销售将继续。德国和美国分别是该公司的第一大和第二大市场。过去一周该公司已关闭了欧洲10余个国家的门店。该公司表示,其中国业务已逐渐开始复苏,现在专注于调整购买和库存水平。

  Supreme全球门店相继停业。随着新冠肺炎在全球的迅速蔓延,街头潮牌Supreme位于纽约、旧金山、洛杉矶、伦敦、巴黎及日本等地的实体门店已陆续暂停营业,仅保留官网的电商业务,以防止和减少员工以及到访消费者感染病毒。Supreme强调,2020春夏季度新品会照常通过线上发售。

  耐克将关闭美国及多国门店。耐克(Nike)已决定于3月16日至27日期间美国、加拿大、西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所有门店,以避免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韩国、日本和中国大部分地区的门店则会陆续开放,并将继续正常运营,同时消费者可以通过官网和Nike App购物。对于总部员工,Nike则给予在家办公和错峰办公等选择同时会加大工作场所的清洁和消毒力度,以保障员工的健康和安全。

  阿迪达斯关闭北美和欧洲门店。阿迪达斯宣布,将暂时关闭欧洲和北美的阿迪达斯及锐步门店,以遏制新冠病毒传播。欧洲门店将于3月18日至29日关闭,美国和加拿大门店将于3月17日至29日关闭。该公司表示:“在阿迪达斯,员工、客户和合作伙伴的健康和安全是最优先考虑的问题”,并补充称,受影响的员工将获得薪酬补偿。

  ……

  面对困难形势,各个服装企业都在积极谋求对策,如拓展电商渠道、加大内销比例等,大部分企业主都表示,目前的首要目标就是先存活下去,等待疫情结束后的消费复苏。

  据了解,目前阶段,各服装厂和原料厂的复工率在80%以上,复工复产已经不是问题。现在的问题是复工后,有原料,有产能,但是客户突然开始减单。

  中国是服装纺织出口大国,有全球最完备的服装产业链,产值占中国外贸顺差的70%,全球60%的服装成品在中国生产,20%的纺线、布料、拉锁纽扣等半成品国际贸易与中国有关。与这条产业链结合最紧密的就是国际品牌代工厂,这些工厂的老板们这几天都非常焦虑,担心欧美市场持续萧条。

  由于中国消费市场的恢复才刚刚开始,国内客户的订单也不理想,甚至也有喊停订单,或者采购价打折的情况。很多工厂既做外贸单,也做国内单,老板们表示,国内市场疫情爆发期间影响就很大,此前许多线下销售的大品牌已经暂停了不少没投产或正在生产的订单。

  一位为优衣库等品牌代工的工厂老板称,现在做日本市场的工厂比做欧美市场的工厂好过一些,但包括优衣库在内的日本客户也不敢下秋冬订单,也会缩减订单。据日本财务省贸易统计,2月来自中国服装及附属产品的进口额减少了65.7%。

  由于缺订单,一些工厂已经准备4月1日开始放假。有老板称:“现在停的话亏,不停的话亏更多。”

  据了解,出口导向的中国服装产业链受欧美疫情影响很大。纱线是服装的上游原材料,织布厂采购纱线织布,再将布匹售给印染厂,印染厂将布供应给服装厂。此次疫情首先影响成衣的内销和出口订单,影响再传导到上游印染、面料,再触及织布,织布反馈到纺纱。现在上游纺织、印染、面料,以及下游服装企业态度都很谨慎,不像往常那样做大规模采购原材料的规划。

  目前纱线的上游原材料棉花的价格也在下跌。据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数据及期货数据,近期棉纱价格、棉花价格都在下行。

  不仅是外贸,疫情对内销市场的影响还在延续。

  巴拉巴拉是森马集团旗下儿童服装,为该品牌提供ODM(设计+生产)服务的工厂老板告诉《财经》记者,巴拉巴拉此前告诉工厂,没操作的订单全部暂停,已经操作出货、2月应付的款拖到现在还未结,要等到4月才能结款。该品牌此前也要求供应商帮忙卖货,给供应商排名,其副总裁也做起了直播。

  据了解,巴拉巴拉、太平鸟、七匹狼等开了大量实体店的国内品牌,目前压力都很大。很多品牌急于出货,老板带头在朋友圈里以低于成本的价格销售。为求生存,一些品牌已开始裁员。

  另外,一些工厂是在拖欠下游原料生产厂家账款、拖欠工人工资的情况下经营。品牌与工厂的交易是赊销模式,运作订单2个-3个月,出货后2个-3个月回款,长期没有进项,工厂要垫资运作、支付人工,如果财务状况不佳,在此次疫情期间或许会难以维持。

  疫情冲击着服装消费和行业人的生存状态,工厂老板们都在调整心态,一些老板表示,2020年不求赚钱,只求保本。

  老板们表示,欧美疫情爆发后,受打击最严重的是传统外贸商,也就是国内销售渠道、电商渠道开拓不足的单一贸易工厂。

  一位从未尝试过电商渠道的老板,2月紧急成立了电商团队,并注册了自己的品牌,开始摸索电商的做法。

  不过也有老板认为,不能寄托太大希望于电商:“电商有销量,是因为电商开门,线下关门,这个不是需求,是习惯性消费,看的人多了自然会有销量,但是单量还是下降的。只有消费者可以出门去逛去看,有机会穿着新衣服去社交,消费力度才起得来。”

  积极的一面是,为应对疫情的冲击,一些老板的确开始转变思路。以前不敢做线上,觉得线上线下价格不一,线上难做的老板,开始做线上,做抖音,开始为未来转型做尝试。

  疫情也推动了大家重新审视所有项目组和工作环节,推动了在线、移动办公等内部改革。以前几个公司的人去一个地点开会,现在用视频会议和企业微信发文档,一个小时的会减到半个小时搞定。工作中一些无价值的环节也被砍掉了,IT化、系统化程度提高,订单完成速度也在提升。

分享到: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纺织网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纺织网;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yuln@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相关报道

© 纺织网 China TexTile 版权所有 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