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服装巨头拉响退市警报!

——一年巨亏逾16亿元,关店4400家,更有多家子公司被出售又或破产...

http://www.texnet.com.cn/ 2020-01-23 09:36:28 来源:21财经搜索

  对于“中国版ZARA”拉夏贝尔(5.100, 0.27, 5.59%)来说,2019年,过得可谓异常艰难。

  实控人股权质押爆仓、门店大量关闭、业绩遭遇巨亏、子公司卖的卖破产的破产……

  在这些负面的消息背后,则是拉夏贝尔愈加难看的业绩。

  1月21日晚间,拉夏贝尔发布2019年年度业绩预亏公告。

  公告称,经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公司2019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亿元到-21亿元。

  要知道,拉夏贝尔在2018年也出现了亏损。

  财报显示,2018年,拉夏贝尔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1.6亿元。

  而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规定,最近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连续为负值,公司A股股票将会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也就是说,这家曾风光无限的服装企业,如今却是退市风险高悬。

(图片来源:图虫)

  风水轮流转。

  2010年,当联想投资决定投资拉夏贝尔时,联想投资董事、总经理李家庆称,“在我们看来,拉夏贝尔应当是具备在大海中当鲨鱼的潜质,而不仅仅是在池塘中做大鱼。”

  没想到十年后,拉夏贝尔不仅没当成“鲨鱼”,就连“大鱼”的地位也岌岌可危了……

  (一)

  拉夏贝尔(La Chapelle)创始于1998年。

  其创始人邢加兴在成立该品牌前,做的是服装品牌代理生意。

  然而,随着生意越做越大,邢加兴发现:代理品牌的货品供应已无法满足消费者愈加多样化的需求。

  于是,他决定创建一个自己的服装品牌,这便是拉夏贝尔!

  为什么一个实实在在的本土品牌要起个“洋”名字?

  据说,邢加兴在筹备自创品牌时,曾在个偶然的机会来到法国一个叫La

  Chapelle(拉夏贝尔)的小镇,随即被这里的浪漫环境所陶醉,于是便决定以“拉夏贝尔”这个小镇的名字命名自己的女装品牌。

(图片来源:图虫)

  至于拉夏贝尔的崛起,则要得益于对ZARA品牌运营模式的学习和模仿。

  大家知道,Zara是以模仿奢侈品牌产品设计、快速更新产品的特点来赢得消费者的。

  为此,拉夏贝尔的设计师也需要按照每两个星期出一批新款的要求来进行服装更新。

  邢加兴更曾自豪的表示,“如果巴黎有时装秀,第二天相关信息就会出现在我们的邮箱里。”

  就这样,在那个选择相对匮乏的年代,

  拉夏贝尔凭借着时尚的设计及考究的品质,很快赢得了一大批都市年轻女性的热爱。

  到2011年,公司旗下除了拉夏贝尔这个品牌外,又新增了Puella、Candie’s两个女装品牌。

  (二)

  然而,邢加兴的野心却远远不止于此。

  按照他的规划,拉夏贝尔公司的定位是品牌运营公司,不光是品牌设计,希望将来还作为一个品牌运营的平台,能够经营10―20个牌子。

  在这样的理念下,拉夏贝尔也一改过去的稳健风格,开始了快速扩张门店新发展战略。

  2012-2015年,拉夏贝尔又陆续培育了7m和La Babité两个女装品牌, POTE和JACK WALK、MARC

  ECKō等三个男装品牌以及8EM童装品牌等。

  2015年以后,拉夏贝尔通过投资合作的方式,陆续拥有或者推出Siastella、OTR、GARTINE等品牌。

  而除了深耕这些让人眼花缭乱的品牌外,邢加兴将品牌做大的另一个发力点放在了开店身上。

  据其财报显示,2011年底,拉夏贝尔的门店数量是1814个,到了2017年底,公司经营品柜数量达到了巅峰,为9448个。

  在此期间,拉夏贝尔还成功登陆了资本市场。

  2014年,拉夏贝尔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上市。

  2017年,其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国内首家在A股和H股同时上市的服装企业。

  一时间可谓风光无限!

(图片来源:图虫)

  (三)

  可惜,拉夏贝尔还没高兴多久,过快扩张的负面效应就已在自己的身上显现。

  一方面,拉夏贝尔拥有的品牌虽众多,但品牌间很多差异性不足甚至出现互相竞争的尴尬局面。

  另一方面,在店铺租金和营销成本高居不下的情况下,门店的过度扩张导致拉夏贝尔的单店坪效降低,成本支出压力与日剧增。

  这也让拉夏贝尔在2018年遭遇了业绩变脸。

  财报显示,2018年,拉夏贝尔在营业收入录得101.7亿元,同比增长13.08%的情况下,营业利润却为-1.52亿元,同比大跌120.57%。

  但这一年其依旧砸出近7亿,收购了1973年成立的法国时尚品牌Naf Naf SAS的 100%股权。

  想来彼时的拉夏贝尔,根本没有想到2019年竟还有更“黑暗的时刻”等着自己:

  除了加速关店外,业绩的进一步下滑,导致拉夏贝尔股价不断下跌,继而又让实控人邢加兴的股权质押出现了爆仓。

  如此狼狈之下,拉夏贝尔不得不开始自救―聚焦主业,尽可能剥离与主营业务关联不大的投资。

  2019年5月,拉夏贝尔发布公告宣布以2亿元的价格出售控股子公司杭州黯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54.05%的股权,其旗下七格格、OTHERMIX及OTHERCRAZY等线上服饰品牌也随之被剥离。

  2019年6月,拉夏贝尔再次宣布,全资子公司拉夏企管以2.75亿元转让其所持有的天津星旷98.04%份额。

  到了2019年12月,拉夏贝尔称,全资子公司拉夏企管将所持有的形际实业60%股权拟以1元的交易对价转让给蓝湖投资管理咨询(上海)有限公司。

  此外,拉夏贝尔子公司杰克沃克于2020年1月20日收到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20)沪03破16号《民事裁定书》。因为杰克沃克法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的,可以提出破产清算申请。

文章关键词: 拉夏贝尔   
分享到: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纺织网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纺织网;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yuln@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相关报道

© 纺织网 China TexTile 版权所有 1998-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