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A分论坛之圆桌讨论1:商品期货开放的前景

http://www.texnet.com.cn/ 2019-09-04 08:37:53 来源:和讯网

  PTA分论坛

  时间:2019年9月2日下午

  地点:郑州会展中心轩辕堂B厅

  主持人:下面进入圆桌讨论环节,我们的议题一是商品期货开放的前景,让我们掌声欢迎圆桌讨论的主持人,中国化纤工业协会副会长陈新伟。

  陈新伟:大家下午好,我是中国化纤协会的陈新伟,很荣幸受邀参加郑商所国际期货论坛并主持这一环节的圆桌讨论。

  刚才5位专家就PTA产业链的发展及变化以及期货交易做了非常精彩的报告,下面的环节主要就PTA期货的有关问题请5位专家通过讨论让我们更好的了解PTA期货。下面介绍一下5位嘉宾,他们是:意大利GSI公司首席执行官弗朗西斯科·赞奇、新加坡辉立期货有限公司总裁张赐政、中基宁波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周杨、交银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期货部主管黄永华。有请各位嘉宾上台。

  大家知道,2018年10月郑商所开展了PTA期货引入境外交易者参与交易的业务,这是继国内的原油和铁矿石之后的第三个国际化期货,郑商所开展这一业务以来已经有来自新加坡、阿联酋、意大利、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中国香港、中国台湾地区的100多家境外客户完成了开户并参与交易,既有生产企业也有投资机构,从目前来看开放以后的PTA期货市场整体业绩比较平稳,境外客户开户数和交易量逐步提高,作为为行业服务的协会也非常关注PTA期货的运行和发展。这个环节主要还是提问问题,因为时间比较紧张,希望咱们每位嘉宾的发言时间能够控制在8分钟之内。

  下面第一个问题提给来自意大利的弗朗西斯科·赞奇,我有三个问题请教赞奇先生,作为聚酯行业的代表或者欧洲市场最大的瓶片贸易商,同时也是境外期货和境外交易的重要参与者,能否分享一下境外企业和机构对PTA期货引入境外交易者的关注情况如何?第二个问题是对PTA期货交易还有什么样的问题和建议?第三是GSI一直参与PTA的期货交易,今后如何使用PTA期货来管理,谢谢。

  弗朗西斯科·赞奇:我觉得这几个问题都有难度。我们之前用PTA期货主要就是增进我们的产能,包括我们提供我们企业的能力,我们当时使用PTA期货是来作为闯祸的目的,当时的话我们用的量其实也并不是很大,当时我们只是为了用PTA的期货提升我们企业的能力,但是对于PTA期货来讲,其实和我们的期待不是特别的一样,但是从我看来他们是作为这种投机来讲可能是比较合适的,而且我们用PTA作为投机来讲是比较成功的。现在我们在意大利也能看到PTA的发展,而且也是非常持续的,然后现在最喜欢用PTA进行囤货投机来讲不容易了。从我的角度来看,PTA真的是有一定的指向性的功能,因为用它做投机并不很合适,然后虽然说各种趋势出现的速度不是特别一样,但是PTA作为期货来讲它的预判的显示功能还是非常强的,现在我们肯定不能再用它来投机,但是我们可以更好的、更实际的使用PTA。

  我因为在核心市场中,特别是在聚酯产业还有PET,PET主要是由瓶片的市场,在瓶片方面它们的价格是比较固定的,我们的生产都是跟业务息息相关,现在为了它的进一步发展,我们可以看到有越来越多的可能性来进行支持我们的消费者和我们的客户,让他们有更好的价格。前面演讲中提到我们的行业,特别是在中国的PET的生产商,他们的出口也是对于PTA的未来发展是非常重要的。我也是十分关注于PET的发展,这也是满足我们的需求,我们有这方面的需求要去考虑PET的发展,它的未来的趋势在未来几个月,很快我预计我们的PET的发展的趋势方面会有更多的了解,对于PET期货以及期货的一个发展的情况有不同的方向,我们可以看它的情况可能更为复杂,但是PET的期货在我看来是较为简单的一个操作。我想说的是另外一点很重要的一个事情,就是一年之前,9月底PET的期货市场开始向国际开放,但是仍然有很多的发展的空间,很多的境外的机构它们可能对于我们的PET机构并不是非常了解,所以我们也帮助这些境外的企业更好地了解中国的期货,了解中国的企业。

  陈新伟:谢谢,下来的问题有请新加坡的张赐政,他在这个行业里面已经从业了20多年了,所以经验非常丰富。我有三个问题想请教张总,第一个是新加坡期货行业对于中国期货市场以及中国期货市场对外开放持什么态度?第二个新加坡业界对于参与期货市场的兴趣点在哪?第三个作为一家国际性的期货公司,辉立期货是如何开展全球的路演和研讨?有请。

  张赐政:谢谢,首先要谢谢郑商所的邀请,这也是我第一次到郑州这个地方来,觉得特别的漂亮,在这里也跟很多领导做了交流,也觉得学习了很多。

  对于会场的几个问题,可能要介绍一下,辉立期货现在在全球拥有27个清算会员,包括了差不多有10个国家,美国,然后来到中东地区像印度、迪拜,然后整个几乎是亚太地区,像日本、香港,当然也包括了差不多每一个东南亚地区。我们在这里成立的期货公司差不多有30多年的时间,主要的客户群包括了像商贸客户、机构客户、金融客户,当然也有个人的客户,在我们在国际上的路演当中,其实很大的课题,在这些年来不管是在亚洲也好,在欧洲和美国也好,一提到市场的时候,很多人都对中国市场很感兴趣,当然也很想知道要怎么参与,所以在去年当中国市场国际化的时候,就已经很多感到很浓厚的兴趣,想要参与这个市场,也看到了这个市场的潜能,当然也看到这个市场的成交量。我们参与这么多的期货市场,当然发现到很多期货交易所担心的是没有量,可是来到中国的交易所,有时候我反而担心量太大,而且对市场产生太多巨大的波动,所以这也是从交易者对这个市场特别感兴趣。

  那么我们从一个东南亚地区,以新加坡作为据点的公司,而且涵盖了整个亚太和美国那个地方,他们都是处于和中国市场给予了很大的商机,现在国际化主要是怎么进来,我们这几个月都跟国内的期货公司更多的是协调,所以包括像开户流程,后来的资金转换,我们已经可以说成功的带了一些投资者进到中国的期货市场里面。总的来说,当国内的期货市场,特别是商品市场陆续的开放,更多的产品可以开放了之后,我相信会更多的参与者进来,然后有一个很重要的地方就是他们怎么样来交易国内,怎么懂得国内的条规,其中有几点就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把海外的平台接到国内来,其实也不是那么简单,就打个比方说国内有平金有开仓,这些都是你在交易前下的指令,但是这些在国际上的交易平台其实都没有这些规格,所以这也是学习的其中一层。另外一层就是在海外很多都可以所谓的我们可以让投资者有个来迅速进行交易,可是来到国内交易的时候,变成是有一个一户一码,所以这些就是有一个过程,就是怎样让海外投资者和海外期货公司怎样更加了解国内的交易需求和规格,然后把这些桥梁全部打通,然后让它更顺畅,来到国内进行交易。

  现在来到最后一点,就是陈会长提问的是怎样通过路演,我们在国际上跟其多期货交易所都有配合,可能我们到不同的国家,打个比方我们可以到印尼、马来西亚和泰国,和郑商所一起到这些国家甚至其他的区域,像土耳其、印度,这些都是辉立有分支机构的地方,我们都可以到这些海外地方做一些推广和介绍,最主要的就是我们辉立扮演的角色,在前十年可能和很多国内的期货公司,把国内的单子带到国际上,我们也把很多亚洲的单子带到西方国家,接下来我们辉立想做的桥梁就是把这些欧洲、美国甚至其他亚太地区的地方,把它们这些积极想要参与国内市场的人顺畅的带到国内的期货市场里面来操作。

  我就这样简短的回答。

  陈新伟:谢谢张总,下面有请中基宁波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周总,在大宗商品贸易有着国际化的视野和极为丰富的实际操作经验,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作为当地龙头的贸易企业,中基宁波目前有哪些风险窗口,第二是国内企业对期货产品对外开放是怎么看的?

  周杨:非常感谢郑商所的邀请,我大概介绍一下中基现在的运营和风险管控,然后我说一下期货国际化的情况。

  中基差不多2015年、2016年介入这个行业,这也是我们2013年开始转型,在原油这块取得了一定的基础,然后我们深入了我们的研发和运营模式,中基现在在PX端刿目做到了100万吨,PTA是150万吨,年均,风险管控在我们这里是重中之重,我们的运营模式,我可以跟贸易商的角度去做期现和基差,去做境内境外的搬运工,另外我还可以做衍生品的对冲,这块需要策略对冲的风险管理,最后我这边还有出口,出口我们负责了上万家的制造商,覆盖了16个不一样的领域,所以在这块我们在服装上是占出口的18%,根据这块比较大的量可以看到终端的需求和企业的运营情况,也就是说我可以依赖于是实体企业,深入产业链,工贸一体化和产融结合的方式去运营。

  另外我们的研究体系也可以按照灵活的运用于金融衍生品,以产业的视角做资产配制,然后去做风险管控。所以说这个是中基这几年一直探索的方向,对于我们的商品交易,我们对商品标的比较注重,因为我们希望流动性比较强,参与者比较广,聚酯这块的PTA是非常具备这些条件的,如果PTA可以往上游和下游延伸的,上游是PX,下游是聚酯,这样的话也是有利于境内和境外的投资者,如果这些商品标的可以打通商业连,这个也是有利于中基去产业化的模式运营,而且可以更精准的让我们做策略定制和风险管理。在PX这端其实我们是通过OTC的市场交易,去年在新交所,中基的PX交易量排名前几,但是OTC市场有一点人工撮合这块稍微效率有点低,然后流动性有点差,有的时候因为流动性的问题我们也会改变我们的商品标的,这样的话也会有一定的损耗,所以说对我们来说我们还是比较希望PX这块可以在国内上市,如果PX可以在国内上市的话,我可以以境内的主体交易人民币的PX和PTA,这样可以规避境内境外资金的调配,另外一点很重要的是PX这端如果可以在国内上市的话,也是可以让中国在PX这个行业有一定的定价权。基于商品国际化,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必然的趋势,在能化这个行业,其实你看到一体化装置陆续的投放,其实它是可以逐渐的在链条上把主导权慢慢转移到中国,而且另外交易标的还有再加上交易中心,再加上定价权也会慢慢转移到中国,所以说境外投资者也是需要中国的市场去形成它的策略目标,所以说我作为中国的企业,我也是非常希望期货可以开始走出去

  中基其实在油气,在芳烃等等和现货的贸易合作,还有产业的金融合作,在多元化的发展,现在基于这些宏观的不确定性,其实是给实体企业带来蛮大的挑战。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也是希望期货国际化可以带来便利性的机会,TA国际化这块其实可以让境外投资者参与到TA期货,这样的话有越来越多的境外投资者,也是可以增加流动性和合约的连续性。所以在这块我们也是希望这块有利于国内的投资者形成一个比较正的循环。

  总而言之就是说期货这块的开放,往外的话其实是可以支持到实体经济的服务,另外它可以预导资金的流向。中基作为国内的贸易公司,应该立足于中国,我们应该发现行业的变化的机遇,然后充分去参与到全球的贸易,另外我们需要扎根在产业链,深入研究,灵活地运用衍生品,不断创新去服务我们的终端客户,做成共生共赢,谢谢。

  陈新伟:谢谢周总,下面的问题要请交银国际的黄总,黄总有20多年的环球期货经验,我的问题是交银国际作为境外机构代理郑商所PTA期货的境外业务,在进行境外中介,与境内期货机构相比有什么样的优劣势,第二目前可以为境外交易者提供哪些基础服务和增值服务?目前境外交易者参与的情况怎么样?

  黄永华:谢谢主持人,谢谢各位领导,首先分享一下交银国际作为境外机构跟境内的期货公司有什么在引进境外客户到郑商所去交易PTA期货的优势,其实我觉得没有什么优势不优势,我们也需要通过内地的期货公司一起推广,让他们跟我们做结算,我觉得刚才张总的意见可能比我更精彩,我就诚实介绍一下。

  首先PTA期货是我国独有的期货品种,世界上其他地方都没有的,属于国际化条件最为成熟的品种,我们作为境外的期货商目前做的就是与境内的期货公司以及交易所紧密的合作,简化境外投资者开户难度以及操作的复杂程度的问题,我们才可以做一个吸引境外投资者进入境内去参与这个市场的桥梁,刚才张总也说了希望成为桥梁。

  我们有什么优势呢?我们作为境外公司,但是我们有一个背靠境内,我们可以有一条龙的服务,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在境外开了一个期货户口让客户进入境内做期货交易,交银国际在这方面就是行业里面的龙头,所以我就会觉得我们就会提供整个一条龙的服务,而且我们与境内的期货公司也都有一个密切的合作,我们熟悉境内与海外市场的环境以及交易所的交易规则还有规章制度,所以我们才可以成为一个安全而且高效的平台,给境外投资者提供一个跨境的投资和多种的选择。

  要说到我们可以提供什么样的服务,我觉得真的不敢班门弄斧,其实辉立期货比我们大很多,他们的经验比我们好很多,我在这里尝试说一下,让大家讨教讨教,说一下交银国际的情况。我们交银国际其实是在香港设立的投资银行,我们是交通银行(601328)经营海外的主要平台,作为在香港差不多已经20年的历史了,我们是最高一批中资背景的持牌证券公司,我们业务主要就是企业融资、资产管理以及全球的商品期货等全方位的金融服务。对于想要参与国内市场的境外投资者来说,我们跟国内有很多的联动,投资者可以通过我们开户,开通境内的交易通道,同时我们也可以及时提供开户完成之后任何与交易相关的服务。

  如果说现在海外客户拓展的情况,其实我们也利用我们在海外交通银行的一些资源,比如新加坡分行的客户也是我们的目标资源,我们还有一些合作伙伴的,我们针对郑商所和国际化的品种,有大力的宣传和相关的资讯分享,但是在发展的过程我们发现毕竟PTA期货是比较特殊的期货,我们想要抓住客户也一定要在银行里面慎重的挖掘才能找得出来,可能这方面跟辉立或者其他国际上比较大的期货商还是会落后一点,但是我们很乐意与郑商所一起参与这些相关的宣传推广,为国际化的服务贡献一份力量。

  谢谢大家。

  陈新伟:谢谢,最后一个问题是提给巴基斯坦的朋友,乔德瑞先生与中国有很多的贸易往来,第一个问题是请乔德瑞先生介绍一下巴基斯坦与中国之间涤纶和聚酯切片之间的贸易情况,以及在贸易上是否存在履约情况的不确定性?第二个问题是否关注中国的PTA期货市场?有请。

  乔德瑞:非常感谢主持人,非常感谢主办方对我发出的邀请,感谢我们郑商所的领导,感谢为我们这次大会付出努力的所有人。我来回答问题之前,我想说一下我四年之前在上海参加过一个类似的活动,我们当时讨论的是一带一路,然后包括中巴经济走廊的建设问题,当时也涉及到了PTA期货,当时这也是我们会议的一部分,四年之后我们看到了一带一路的倡议变得越来越成熟,然后从基建开始,然后也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入到了我们的贸易讨论当中,同时他们也加入了我们地球村的一员。

  如果说您提到的贸易,我们和中国的贸易,对我们来讲是非常重要的,PTA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因为我们也是PTA的重要的进口商,包括其他的聚酯原料我们也是重要的进口商,但是企业面临的问题在于持续的价格波动,这个让他们比较头疼,每周价格都波动。如果说我们在全球范围之内进行这样的全球市场的竞争,这样的波动情况的话没有帮助我们预判未来的形势,但是现在的形势不一样了,有越来越的客户在寻求这种长期的定价和远期的定价,对于企业比如说沃尔玛是全球最大的零售商,它们希望这个价格是持续的,同时如果说我们采购的时候我们就需要原料的价格是如何变动的,对我们未来的定价也是比较重要的,这也是我们很多企业都在期待的一个解决方案。现在有了期货,现在的话其实也是对于我们整个的产业链也是带来了一定的保障,所以我们有更好的方式可以更好的预判未来的价格走向,然后我们在选择在未来怎么样能够选择什么样的姿态能够获得在市场当中的长期存在,我觉得这件事情,这个期货是非常非常有用,所以我今天也学到了很多的东西,我也希望今天学到的东西能够拿回去和我的客户,和我的同事和相关的机构分享,跟大家讲解PTA的期货,比如说我们有提到对于PTA期货的认识,之前的话确实是针对于PTA的期货贸易并没有太多的认识,但是针对我们来讲是一个非常大的一个机会,希望更多的中国的专家能够来到巴基斯坦和我们讲解PTA的期货到底是怎么样,如何帮助我们进入中国的市场,因为中国现在的PTA期货在全球是没有的,这也需要我们来学习,比如说我们选择从什么角度开始,我也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来到巴基斯坦,向我们传授更多的PTA的经验,能够帮助我们当地的投资人作出更加合理的更加理智的投资。

  如果我们能够执行更好的合作,有很多的巴基斯坦贸易商更多的参与中国市场中,我也会非常高兴,我也是非常支持这一点,我也相信未来我们可以实现我们的梦想,这也是在聚酯业,我们的消费者们对他们来说也是梦想实现的情况,所以我们要携手共创未来。

  陈新伟:谢谢,因为时间的限制,可能他们还有很多的话没有充分的发挥,如果下面大家有什么样的问题,希望跟他们进行交流的话,下来还可以继续进行交流和讨论。最后还是非常感谢5位嘉宾的精彩发言,谢谢!

分享到:

相关报道

© 纺织网 China TexTile 版权所有 1998-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