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戈尔四十“有惑”:拉长地产战线,服装主业难担重任

http://www.texnet.com.cn/ 2019-06-05 09:11:19 来源:时代财经app

  战略调整之后,雅戈尔重新聚焦服装主业,房地产成为唯一副业。

  于不惑之年高调宣布回归服装主业的雅戈尔,在房地产副业上也变得活跃起来。

  5月30日,浙江宁波连续拍出5宗地,宁波鄞州区地块YZ13-02(长丰地段)在经过317轮争夺后,被南元(宁波)置业有限公司夺得,成交总价约20.1亿元,楼面价15000元/平方米,溢价35.99%。

  天眼查数据显示,南元(宁波)置业目前的股东为安涛(宁波)电器有限公司、宁波江山万里置业有限公司。有接近雅戈尔的知情人士向时代财经透露,地块目前先由南元(宁波)置业单独拿下,等土地正式获取后,雅戈尔将以财务投资者的方式入股,持股50%,但不会并表到上市公司。

  算上宁波地块,雅戈尔今年以来已经收获了6宗地块。此前2月21日,雅戈尔以3.88亿元竞得慈溪市慈长河三宗地块;3月1日,雅戈尔又耗资4.54亿元拿下了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两地块。

  雅戈尔的地产触角还在延伸,雅戈尔康旅控股有限公司在5月23日正式成立,康旅公司负责统筹运营酒店、旅游、健康、养老资产,将成为雅戈尔在房地产业务中尝试转型的重要平台。

  在房地产业务拉大战线的同时,雅戈尔将退出最赚钱的投资业务。今年4月30日,雅戈尔宣布将执行了11年的“三驾马车”(服装、地产、投资)发展战略进行调整,投资业务将被剥离。经此调整,雅戈尔将重新聚焦服装主业,房地产成为唯一副业。

  雅戈尔董事长李如成称,雅戈尔的强项还是服装主业,地产业务近年来比较稳定,未来将审时度势地发展,而投资业务对收益的贡献已经不像以前大。

  房地产拉大战线

  成立于1979年的雅戈尔,在1992年便开始跨界进入房地产,算得上是最早进行多元化的企业之一。不过,虽然进入得早,但雅戈尔对房地产副业算不上非常重视,这也导致多年来该公司的房地产业务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

  2015年,雅戈尔房地产预售金额为59.85亿元,至2018年达到84.89亿元,四年间,房地产业务为雅戈尔贡献的净利润保持在11亿元左右,最高的2016年达到15.08亿元。

  在获取项目上,2015-2018年期间,雅戈尔新增地块分别为3宗、1宗、3宗、5宗,在售项目为27个、28个、29个、32个。对比之下,雅戈尔今年仅前五个月已经斩获6宗地块的姿态,算是比以往积极了不少。

  但雅戈尔一内部人士向时代财经强调,上半年拿地较多并不代表雅戈尔要加大房地产业务的投资力度,且目前也没这方面的计划,雅戈尔的房地产业务一直保持稳健增长,只要有好的、合适的地块就会考虑。

  虽在传统住宅开发上,策略没有太大变化,但雅戈尔其实一直在谋划向新兴关联产业转型,战线也从原来的住宅开发拉大到养老地产。

  2015年,雅戈尔开始探索养老地产的开发及盈利模式。次年,在养老地产之外,雅戈尔又提出发展旅游业务,并投资改造了达蓬山景区的亲子乐园,新建了南区温泉酒店,同时还收购了位于杭州湾新区的宁波大桥生态农庄。

  2018年,雅戈尔又以7509.6万元竞得宁波海曙区集士港镇CX06-05-02g地块,计划投资17亿元筹建三甲医院,打造医养结合的健康小镇。按照计划,2021年一期项目450个床位投入使用。

  今年5月23日,负责统筹运营酒店、旅游、健康、养老资产的雅戈尔康旅控股有限公司正式成立,雅戈尔的康旅业务正式启动。

  上述内部人士称,现阶段康旅公司主要负责现有的包括亲子乐园、酒店、农庄、医院等在内的资产运营,康旅业务是雅戈尔的探索业务,不会过快扩张,目前房地产业务依然是偏向住宅开发。

  其还透露,宁波海曙区的健康小镇,雅戈尔有发展规划,但现在拿的土地只用于建医院,“现在是先集中精力建医院,其他业态还没那么快出来,且相关的土地还没获取”。

  剥离投资业务

  一直以来,雅戈尔的服装主业都表现得不像主业,更加赚钱的房地产和投资副业反而占据着更加重要的地位,尤其是利润贡献最大的投资业务。

  “什么主业不主业的,赚钱就是我的主业。”在5月20日的周年股东大会上,李如成并不否认,过去在大投资大盈利的光环下,雅戈尔主营业务的亮点被掩盖了。

  如今时隔10年重新回归主业,李如成说因为雅戈尔的强项还是服装业务,要把雅戈尔做成世界级的时尚集团。而更现实的原因则是,投资业务不再像以前那么赚钱了。

  雅戈尔涉足金融投资始于1999年,1999-2005年期间,陆续投资了中信证券、广博股份、宜科科技(后更名为汉麻产业、联创电子)、宁波银行等。2005年,股权分置改革全面铺开,资本市场步入了快速发展期,雅戈尔持有的金融资产市值急速增长,一度超过200亿元。

  尝到资本市场的甜头之后,雅戈尔于2007年正式提出“三驾马车”的发展战略,继服装、地产之后,投资被视为雅戈尔第三大业务。

  2007年,减持中信证券股份,获益超24亿元;2009年减持中信证券、海通证券和金马股份,获益约18.6亿元;2015年中国平安、广博股份、金正大等,获益5.36亿元……雅戈尔不输专业投资机构的投资水准,一度被投资者戏称为“神算子”、“雅仕证券”、“雅仕投资”。

  当然,雅戈尔也不是从未失手,在近20年的炒股生涯中,雅戈尔也曾多次出现亏损。据年报显示,雅戈尔投资业务2008年亏损13.17亿元、2012年亏损2.3亿元、2013年亏损4.89亿元。而2015年投资的中信股份目前来说是一大败笔,一直在蚕食着雅戈尔的净利润,并成为雅戈尔2017年亏损16.89亿元的罪魁祸首。

  但不管怎样,多年来,投资业务的利润表现都是最为亮眼的。从2013-2018年的对比数据可以看出,在不亏损的情况下,投资业务的利润贡献都远超服装和地产业务。

  亦因此,投资业务一直备受恩宠。金融投资项目从2015年的11个一路增长至2018年的39个。就像李如成说的,有好的项目为什么不投,只要能赚钱。

  然而,形势在2019年出现了变化,那些曾经为表现亮眼的金融投资项目在接下来的日子无法再为雅戈尔带来太大的收益。于是4月30日,雅戈尔主动发布了投资战略调整公告,宣布回归服装主业,同时剥离投资业务。

  在回应剥离投资业务的问题时,李如成解释,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证监会对股权投资退出进行限制,退出越来越难,这给了雅戈尔很大压力;二是由于《新会计准则》的执行,投资业务的盈亏受持有的金融资产股价波动影响较大;三是难以对投资团队做好现金监管。

  这当中,2019年1月1日执行的《新会计准则》无疑是最主要的原因。“会计准则变化太大,连伟大的巴菲特都搞不明白了,他一会儿亏损五百多亿,一会儿又盈利六百多亿。”李如成表示。

  据了解,在《新会计准则》下,长期股权投资以外的金融资产,都被指定为“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金融资产”,其价值波动和处置均不影响当期损益,仅分红收入可计入当期投资收益从而影响当期损益。

  根据分析,在旧会计准则下,上市公司通常将权益投资归入“可供出售的金融资产”,并可借此调节利润。这些“可供出售的金融资产”,股价的涨跌计入其他综合收益,属于权益类项目,而不属于利润表项目,所以即便上市公司持有的股票大幅浮亏也不影响利润。而一旦出售的话,原先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又可以转入到投资收益,体现在利润表里。

  但在新会计准则下,上市公司持有的股票,无论是浮亏还是浮盈,都需要计入到利润表中,这将对利润表带来巨大影响。

  简单的说,以前股价波动,不影响雅戈尔的利润,但现在股价波动,将直接反映在利润表上。

  截至2019年3月末,雅戈尔持有的39个金融投资项目中,只有宁波银行属于长期股权投资,也就是说,其余38个项目都将因为股价波动而影响当期利润。

  38个充满不确定性的金融投资项目对于雅戈尔来说是有风险的。“因为股价的波动直接影响到利润,像雅戈尔这样的企业,很难去承受这种变动。”

  为了“维稳”,这些曾经为雅戈尔带来巨大利润贡献的金融投资项目,最终被雅戈尔果断出售。雅戈尔表示,除履行原有投资承诺外,38个金融投资项目将根据不同的投资特点,采取二级市场减持、协议转让、期满后退出、上市后退出等不同的策略,择机进行处置。

  逐利是商人的天性,那些战略调整、回归主业、成为世界级时尚集团、为股东创造价值的理由,最终其实也抵不过一个“能不能赚钱”的现实。

文章关键词: 雅戈尔   
分享到:

相关报道

© 纺织网 China TexTile 版权所有 1998-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