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纺业一年没了4000多品牌、淘汰率50%?

http://www.texnet.com.cn/ 2019-03-13 08:44:54 来源:中国消费网

  “家纺业一年淘汰50%”的说法令人焦虑,但事实可能并非如此。整个市场规模在增长,规模以上企业的数量与营收规模并没有太大变化,那么中小企业面临的淘汰率并不会太高。

  有个统计数据,让人看了后大吃一惊。说的是床上用品行业,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四件套、抱枕一类,像罗莱、富安娜、梦洁、水星等上市公司,做的就是这事儿。

  2017年1月份,床上用品行业的品牌多达8888个,很吉利,四个8。出人意料的是,到2018年1月份时,一年时间,下降到4570个,品牌淘汰比例接近50%。而且床上用品前10强的市占率加到一起,最高达33.2%。

  这个数据的传播量、引用量还是比较大的,在几家行业网站上都能看到。有些分析文章涉及到床品与家纺行业的时候,习惯性地引用这一结论。

  无论是接近50%的品牌淘汰率,还是33.2%的前10强市占率,在所有泛家居行业里,都是不多见的。

  但是,大材研究没有找到相关协会或统计局出的统计结果,国家统计局倒是有一个家纺行业的运行情况。2018年1—11月,统计了1861家规模以上家纺企业,主营业务的收入是1930.32亿元。

  统计局统计的家纺企业,分布在布艺、毛巾、床上用品等三个主要的子行业里,其中,床上用品统计了988家规模以上企业,2018年1—11月的营收是1017.82亿元,同比增长2.87%。

  只涉及到了规模以上企业,还是没有看到床上用品行业整体的企业数量变化,或者是品牌数量变化。

  再看另外一个数据,还是统计局的,2017年前三季度的时候,家纺行业规模以上企业数量是1916家,比2018前11月要多55家。

  其中床上用品企业有1037家,到2018年11月时,变成了988家,相当于减少了49家。

  结合2018年建材家居卖场零售总额、新建商品住宅与二手房成交量、家居电商销量等多个指标,大材研究认为,整个床品市场的需求变化估计不大,以前瞻等机构的预测认为,家纺与床品市场的规模是保持小幅增长的。

  按照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2011年我国家纺行业市场规模1373亿元。到了2016年,突破2000亿元。2017年增长到2168亿元,2011-2017年CAGR为7.9%。

  2018年应该有2325亿元,2019年超过2500亿。2021年增长到2937亿元,2017-2021年CAGR为7.9%。

  结合统计局对家纺行业规模以上企业的统计,这2500亿的市场规模里,床品估计占到50%—60%的比例。

  值得注意的是,规模以上床品企业前11个月的营收增速才2.87%,占整个市场规模的比例并没有提升太多,那么,意味着对中小公司的挤压并没有变得特别严重。

  既然整个市场规模在增长,规模以上企业的数量与营收规模并没有太大变化,那么中小企业面临的淘汰率并不会太高。

  道理是很简单的,因为规模以上企业的营收增长,不到3%。

  正常来讲,大材研究梳理了近些年泛家居行业的亏损情况,以家具行业为例,一般保持在10%—15%左右的亏损面,以倒闭破产为核量标准的淘汰率,肯定是不会超过这个比例的。

  亏损的公司中往往只有少部分会在当年倒闭,大部分会继续经营,扭转局面,也可能在新的年份破产。

  所以,不用太紧张,床品行业的淘汰率,并没有特别严重,跟整个泛家居行业的盈亏情况基本上一致。

  有一个细节需要注意,一个行业里,一二线品牌是比较好统计的,毕竟在公开渠道或多或少留下了信息,有官网,也可能有公众号,还可能加入了行业协会。

  但很多地方性的中小品牌,就比较难统计。

  一家企业可能同时推几个品牌,比如光梦洁,旗下就有梦洁、寐、大方睡眠、宝贝、觅、平实美学等多个细分品牌。

  根据经营计划的调整,可能随时撤掉其中一些,在中小企业里,细分品牌的存活状态是相对随意的,除非已经有一定知名度、一定覆盖量的品牌,这个是不会随意关停的。

  所以,监测具体品牌的数量变化,难度是非常大的。整个市场的监测能精细到这个程度,大数据就真的又进步了。

  我们再来看看家纺、床品行业的市场集中度情况。

  几个家纺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里,都有床上用品业务,包括孚日股份、罗莱生活、富安娜、梦洁股份、多喜爱、水星等。

  其中部分公司已经亮出了2018年的财报,营收增长超过20%的有梦洁、多喜爱。增速刚过10%的是富安娜;孚日与罗莱的增速都是个位数。

  就营收来看,罗莱生活是48.15亿元,富安娜29.18亿元,梦洁23.48亿,多喜爱9.03亿,孚日股份51.71亿元(家纺占80%左右),水星家纺预计在25亿左右。

  另外,像梦百合,除了做床垫外,另一块主营业务就是记忆绵枕,这个属于床上用品。2018上半年这部分的营收是2.37亿,全年可能接近6个亿。上市公司喜临门也有床品业务。

  将这些家上市公司的营收加在一起,只加床品业务的收入,总的大概接近200亿。

  考虑到未上市的优势企业,比如紫罗兰、博洋、恒源祥、南极人、北极绒、维科、凯盛、雅芳婷、梦兰、雅兰、南方寝饰、红豆、堂皇、远梦、黛富妮、宝缦、老裁缝等二三线品牌,加起来可能会向300多亿看齐。

  从这里面挑出前10强的床品牌企业,加到一起估计也就200亿左右。对比规模以上床品企业2018年营收可能接近1200亿,算下来,前10强也只能占到15%左右。

  在规模以上床品企业之外,还有数以千计的中小公司,没有晋级“规模以上”的层次,但每家公司多少也有数百万到数亿的营收,把这些腰部与底部公司的营收加进去,床上用品前10强占比可能在10%左右。

  除非在上市的床品企业之外,还有一些隐形巨鳄没有浮出水面,比如还存在那种比肩罗莱生活这种级别的公司,一年营收4、50个亿。但这样的龙头,我们并没有发现几家。

  所以,它的市场集中度也不是那么可怕,还处于比较低的程度,即使是那种某个地方的中小品牌,也是有机会问鼎全国的,坚定信心,寻找办法,脱颖而出。

  当然,我们不能忽略的是,市场集中度确实是一步步上升的,几家上市公司的出现,还有一些龙头品牌的发力,中小家纺床品企业的生存空间进一步压缩,亏损与倒闭现象会更为普遍。

  包括床品在内的家纺行业,空白市场依然广阔,比如我们很多县乡镇,很少能看到一二线品牌的身影,当地居民很多都是买一些不知名的牌子,还有很多家庭是到集贸市场去买的,根本没有牌子。

  截至2018年9月26日,中国共计1347个县,其中,内地有1335个县。这里面有很多县,我们的知名品牌还没有覆盖到。

  未来的机会在哪里?就在这些县乡镇市场,做大众品牌,抓住农村人居环境与消费升级的风口。

  还有一个机会空间是,深耕一二三线城市的,做卧室全品类,提供卧室睡眠解决方案;以健康睡眠为核心,在材质、舒适度与环保健康指标上,做到更高的水平,自然会受欢迎,大有可为。

分享到:

相关报道

© 纺织网 China TexTile 版权所有 1998-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