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最奢侈的面料,爱马仕、路易威登、浪凡都在用!

http://www.texnet.com.cn/ 2019-02-12 09:44:45 来源:化纤头条

  一百年前争相进入西藏的欧洲探险家们或许不会想到,仅仅一个世纪过去,来自这片神秘土地的牦牛绒就会漂洋过海,抵达他们的家乡,走上国际时尚与奢侈品界的舞台,成为正逐步替代羊绒的热门纤维。

  在爱马仕(Hermes)、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浪凡(Lanvin)、巴尔曼(Balmain)的欧洲门店中,都出现了牦牛绒织品,它们温暖、奢华、富有异国情调,被全世界热爱奢侈品的人们追捧,因其卓越的保暖性和透气性,以及为当地保持传统生活的功能,成为更新、更酷的选择。

  牦牛是牧民的“第二母亲”

  事实上,这种温暖又珍贵的材料,上千年来一直温暖着藏族人。如今被称作“藏地软黄金”的牦牛绒,一直是高原生活的一部分。

  在牧区,有这样的说法:“母牦牛是牧区孩子的第二个母亲”。在母亲没有奶的时候,没断奶的孩子喝的都是牦牛奶。所以牧民基本不会宰母牛,因为她们是牛里面,最应该被感谢的。

  牦牛粗粝的外毛被编织成居住的黑帐篷、室内的垫子,家里栓藏獒的绳子也是牦牛毛编的;连风干后的牛粪,也可以作为取暖的燃料……

  在所有牦牛给予的温暖中,牦牛绒是最亲密无间的。

  牦牛生活在海拔3000米以上的高原高寒地区,是世代藏族人生死与共的灵物,它们极耐严寒。

  牦牛绒是雪域之宝,异常珍贵,却鲜为人知,每年春季由牧人手工轻轻梳下。最好的牛绒产自两岁的小牛,每一头牦牛平均每年只能生产100克牛绒。

  长久以来,牦牛绒并不为外界所知,是藏族人关于温暖的秘密。

  它的生长本就隐秘。在牦牛毛之下,贴着皮肤生长的最纤细的绒毛。以高原净土长出的植物为食,以雪山融下的溪水为饮,牦牛绒很难长得不好,纤细、柔软,保暖又透气。

  较之人们更熟悉与青睐的羊绒,有一组数据更能显示出牦牛绒的特别之处:牦牛绒与羊绒的保暖度相差无几,但牦牛绒的透气性要比羊绒高120%,比羊毛高16%。

  不同于其他很多奢侈品需要残害动物才能获取珍贵原料,牦牛绒可以说是环保的典范了——绒毛的来源并不伤害牦牛分毫,每当春夏脱毛季,牦牛绒都会自然脱落。牧民梳下牦牛绒后,新的绒毛在冬天来临之前又会软软地长出来,保护着牦牛能够度过又一个寒冬。

  不仅绒毛是自然脱落,在源头上,牦牛绒也环保到彻底。高原的动物似乎都带了一些灵性,牦牛也不例外。很多食草动物,经常会把草连根吃掉,造成难以再生的境况。而牦牛只吃草不咬草根,这样的话来年依旧会长出鲜嫩的青草,并不破坏环境。

  一头成年牦牛每年仅能产出1-2公斤绒,但这也只是原绒的重量——从牧民手中收购上来原绒之后,需要去掉损耗部分,再从中分梳出可做织物的绒毛;根据绒毛的长度、细度的不同,绒毛会被人工分拣出不同的等级进行纺纱,并做成不同用途的织物。

  在从原绒到纺成纱整个流程中,损耗率极高。

  原本从牧民手中手来的1公斤原绒,最后可能只剩下100-150g左右的细绒。这些细绒又会根据长度与细度被分为几个等级,其中最细最长的一部分,才会被做成围巾、帽子等接触皮肤穿戴的织物。

  多杰才让在这些年里收购的牦牛绒,帮助3000多名牧民提升了经济收入。“因为今年的牛绒价格很高,我们前段时间回访收购过牛绒的牧民家时,发现他们买了新的黑帐篷,家里的物件也换新了很多实实在在、肉眼可见的变化。”

  在过去,牧民们将牦牛绒织成织物为自己、家人保暖;如今,牧民们依旧通过牦牛绒,可以度过经济生活的寒冬。

  近几年来,不少与多杰一样从牧区走出的藏族人以及深爱着藏地与游牧文化的年轻人,开始将牦牛绒推出去。牦牛绒的性能越来越被认可,不少的品牌开始以牦牛绒为原料制作织物。

  收集来的牦牛绒需要按照颜色人工分拣,这个环节为不少牧区妇女提供了工作机会。

  牦牛绒价格的提升,一定程度上也为牧民们带来了更好的生活。

  对大自然的适应与进化,让牦牛厚长粗犷的外层毛发下每年都会长出一层柔软的保暖绒毛,异常珍贵,又因其不羁的异域风格,而走进时尚视野。

分享到:

相关报道

© 中国纺织网 China TexTile 版权所有 1998-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