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力生:服装超柔性制造模式的构建(下)

http://www.texnet.com.cn/ 2018-11-06 09:07:47 来源:中国服装协会

图4 动态模块化产线构建

  (接上期)

  在动态模块化的产线中,根据服装产品制造工艺其模块工位可以动态移动节时重构新的产线,这个动态过程中起重要作用的是智能AGV和机器人,特别是AGV小车它可以输送物料也可以承载缝制设备作为动态模块工位参与动态产线构建,所以说智能AGV和机器人是彻底颠覆传统流水线生产的最重大装置。见图4。

  3)实现超柔性制造模式要构建人机共融的智能制造空间

  超柔性生产模式的最终目标是构建了一个完善的人机共融的智能制造空间。该空间包括三个层面:智能决策层、制造执行层和装备执行层。智能制造决策层融合了新一代人工智能技术+大数据技术+人;制造执行层融合了工业物联网技术+无线服务网技术;装备执行层融合了机器人技术+智能机器技术+人,从而达到了人机共融的智能化制造空间。

  首先,在智能制造空间体系中的机器人和缝制设备是人工智能的载体,例如人工智能中的机器学习、机器视觉、图像识别等。机器人通过补偿镜头畸变和图像坐标与外部三维坐标的调整映射实现标定工作,通过提取图像特征值、灰度值等识别目标物体,再根据目标位置与自身坐标调整位置完成定位与检测,从而完成动作指令。

  其次,智能机器人作用是服装部件抓取输送操作和与缝制协同,如机械手抓取输送模板,机器人吸附工作台面完成物料的移动输送,通过台面气流完成衣片移动,机械手通过吸附抓取动作等。

  再次,一个动态模块工位就是一个单元CPS,单元级CPS能够通过智能缝制设备和机器人、自身嵌入式软件系统及通信模块,构成含有“状态感知-实时分析-科学决策-精准执行”数据自动流动的闭环,实现在这个动态模块化工位的工作能力范围内的资源优化配置。

  最后,智能缝制设备作用是和机器人协同完成服装的缝制,完成生产所需的环节,如图6的a、b、c、d作业顺序所示,智能缝制设备在带有机器视觉和ROKAE机器人的协同下完成裁片抓取、定位放置、自动缝制和缝后归置等动作。

  4.结论

  服装超柔性制造模式的构建是基于传统精益生产理论,在智能制造与柔性生产的生产模式下,实现传统模块式制造过程的工艺设备智能化,以及工位和生产线的“模块化+智能化”的新型生产方式。服装企业在转型创新过程中,要从实现服装的数字化加网络化生产的个性定制柔性生产方式向服装超柔性制造模式转变,必须做到以下两点:第一,根据熊彼得创新理论,我们不要只停留在已创新的个性定制柔性生产带来的红利上,跌入“创新陷阱”,要在此基础上,不要受到已创新的旧技术的扼制,尽快进入获利更高的服装超柔性制造模式新技术轨道。见图7。

  第二,要以“人+智能机器人+智能机器”的形式组成无固定流水线的动态模块化生产工位与产线,特别是缝制工位和产线,以实现真正的服装模块化的智能化的超柔性制造模式。(全文完)

分享到:

相关报道

© 中国纺织网 China TexTile 版权所有 1998-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