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毅达(600610):连续三年六月劫 上海老牌上市公司或退市倒计时

http://www.texnet.com.cn/ 2018-06-12 09:14:31 来源:投资时报

  六月,所有的手足无措和焦虑不安终于达到峰值。然而,对于中毅达(600610.SH)的员工来说,这一切,或许再正常不过。

  这是一家与初夏之月有着特殊渊源的企业。26年前,老资格的中国纺织机械厂正是在六月于上交所挂牌上市,且很快发行了B股。4年前,已连续两年呈净利润负值并在2014年首季再次亏损514.6万元的S*ST中纺,又是在6月11日完成了大股东交接。

  1.68亿元转让款外加旗下从事绿化工程和苗木生意的厦门中毅达100%股权无偿赠与,默默无闻的大申集团,闪亮登场。

  按照当时媒体的评论,新大股东的出现“增强上市公司持续盈利能力,提升上市公司价值。”但事实证明,这个世界从不存在动机单纯的白武士,即便公司名称此后如“嫁妆”一般改换了门庭。

  现在,是2018年的6月11日。假如你依据官方简介拜访上海徐汇区肇嘉滨路687弄13号,很可能失望而归。其实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们已做过尝试——为了在本月5日召开的中毅达虚假陈述投资者索赔案寄出传票。

  结果?可想而知。

  类似“蒸发事件”早有前兆。去年6月,《证券时报》记者便依照大申集团注册地址按图所骥找到深圳金运世纪大厦25A,“大申控股”、“深圳市大申控股集团”以及“深圳大申基金”的LOGO已经取而代之。尽管企业名称极其接近且公司股东和法人代表均为吴姓人士,但相关工作人员极力否认两者之间存在关联。

  大申集团去哪了?

  “他们搬走了”,这似乎是最后的答案。

  幸好还有原中毅达内部人士此刻愿意开口。“我们自今年2月份后就没有领到工资,几十名员工都在走劳动仲裁维权。一家上市公司连租金都付不起,搬了好几次家,连办公的地方都没有。目前公司没有人上班,放假的放假,离职的离职。”一位要求匿名的人士告诉《投资时报》记者。

  投资者在维权,内部员工在维权,可他们将遇到一个前所未有挑战;没有人知道谁是中毅达目前真正的主事者;或者说,谁才是这家公司的合法大股东。此外,他们又在哪里?

  据悉,自去年4月中毅达副董事长、总经理任鸿虎离职以来,该公司管理层如感冒病毒传染般群起效仿。13个月内,12名高管、董事、监事相继离开岗位。最新一位离职者是独立董事张伟。6月3日,张在辞职书中公开炮轰中毅达“经营管理层集多位兼职于一身,无视董事会、监事会恣意妄为⋯⋯”很明显,矛头指向了身兼董事、总经理、代董秘、代董事长的党悦栋。不过吊诡一幕出现,一个多月前党氏早已挂冠而去且不知所终。

  相对而言,发生在2016年同样也在6月达到高潮共计13位中毅达高管、董事、监事的离职风波,倒是意图明显——对原S*ST中纺经营层的清洗。而这一次的鸟兽散,外界则很难厘清个中奥妙。

  管理团队混乱不堪,直接造成该公司2017年年报和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至今未予公告,公司股票也自5月2日起停牌。

  有两个问题摆在中毅达的普通员工、股票投资者以及所有持续关注该公司异动的人士面前。第一个很哲学,这些来去如风的董监事和高管们从何处来,又向何处去,他们究竟是谁?第二个浅显,中毅达究竟属于谁?

  更耐人寻味的是,无论是任鸿虎、党悦栋,还是张秋霞、马文虎,此批离开的人士或本就在大申集团出任高级职务乃至法人代表,比如张秋霞;或就是市场认定与中毅达有重大股权瓜葛及利益干系的*ST新亿(600145.SH)实际控制人黄伟的关系人,比如党悦栋。不过,市场分析人士表示上述两批人马的终级诉求并不一致。

  谁是提线木偶?

  据悉,作为公司控股股东,大申集团持有中毅达2.66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4.84%。而该批股份目前均已被司法冻结,冻结期限自2017年7月14日起至2020年7月13日。

  准确信息表明,大申集团原实控人、中毅达原董事长何晓阳,在2016年4月即把自己持有大申集团近30%股权转让给深圳乾源等5家公司。同时将其持有的另外20%大申集团股份,为中毅达原副董事长、大申集团另一股东任鸿虎的3.2亿元借款做质押担保。得到该笔质押股权的公司分别是深圳万盛源公司和贵州贵台实业。

  公告显示,何晓阳是时已与五位股权受让方签订协议,约定由收购方负责重组大申集团及中毅达的董事会及经营机构,而何晓阳本人退出对大申集团的经营管理。同时,何氏还与深圳万盛源和贵台实业签下不可撤销委托书,将其对大申集团的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提议选举罢免董事等股东权利授权至两家公司。

  2016年6月,何晓阳已完成证照公章及财务资料等移交事宜,深圳乾源、贵台实业、深圳万盛源等公司旋即取得对中毅达的实际控制权。

  从2016年4月转让大申集团逾50%控股权,到2017年8月才正式公告自己已不是中毅达实际控制人,16个月内,何晓阳究竟在隐瞒什么?同时,有细心投资者查阅公开信息后发现,何氏“神龙见首不见尾”,几乎缺乏任何可供采信的履历证明、从商经历。

  更麻烦的是,即使市场人士追根溯源,通过多位中毅达董监事曾于新疆工作的履历,以及接手大申集团股份的深圳万盛源公司核心股东为黄伟夫妻的事实。将视线进一步引向*ST新亿,但同步亦有证据表明,一度在资本市场恶绩累累的“中技系”多位人士同样穿插其中。

  那位资本大鳄成清波,曾拥有*ST成城(600247.SH)、*ST同创(600145.SH)、*ST国恒(000594.SZ)、ST博元(600656.SH)等多家上市公司控股权,而他在2008年即曾染指*ST新亿。2014年6月15日,成清波因非法集资被警方正式批捕并处于1年半刑期,中国证监会则在课以150万元罚款同时对其颁布了证券市场十年禁入令。巧合的是,恰是在4天之前,大申集团成为了中毅达的新大股东。

  一个大胆疑问自然诞生。名不见经传的何晓阳,包括守在*ST新亿的黄伟,会是暂不能亮相的成清波的提线木偶吗?

  事实上,加重市场这一疑虑的另一个证据,正是从成氏结束刑期的2016年6月前后起,中毅达正式陷入了动荡且持续至今。至于*ST新亿,自2015年12月5日,迄今已停牌近920天。

  游戏结束,帅和卒子都将回到盒中。或者一个故事的结束才是另一个故事的开篇。

  退市倒计时?

  无论2018年6月的高潮如何澎湃,它总需要一个铺陈。

  由于中毅达管理混乱、多位董监高频频爆出离职,此前4月底和5月初,该公司多次召开董事会审议去年年报等事项均以流产告终。

  5月2日,中毅达发布公告称,公司未能在原定于2018年4月28日披露公司2017年年度报告及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的主要原因为:原会计事务所的变更,导致四川华信(集团)会计事务所进场时间较晚;原财务总监不够尽职尽责,导致财务部门日常财务资料档案混乱,造成下属公司在审计过程中不配合提供相关审计资料;报告完成时间和公告时间相差较短,董监事和审计单位沟通不够充分,同时部分董监事不恪尽职守,不重视2017年年度报告及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的披露工作。

  “其实公司内部在2015年就已经出现了问题,2016年、2017年集中体现,2018年整体无经营。”该公司原内部员工对《投资时报》记者解释道。

  中毅达在业绩方面确实屡屡犯事。早在2015年,因当年业绩不佳公司董事会不惜虚构三季报收入,将第三方已完成的工程量确认为本公司三季度收入,由此虚增三季报营业收入7267万元,占三季报营业收入的99.56%(2015年三季度营业收入为7299万元),占全年营业收入的108.19%(2015年营业收入为6717万元)。

  而在2016年年报中,中毅达吹糠见米再次利用提前确认收入和虚增资产的手段进行财务造假。

  2018年2月2日,中毅达公告称,预计2017年度还将出现大额亏损的情况,不过亏损数额暂时无法确定。

  对于2017年预亏原因,中毅达表示主要缘于公司信用萎缩导致资金链紧张。同时,对外投资的参股公司经营不乐观,处于停滞状态,经减值测试后,将计提大额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

  当3000余家中国A股上市公司即将推出2018年中报之际,中毅达上一财年的年报还在酝酿之中,个中原因只是“进场时间晚”、“沟通不充分”?

  该公司原内部人士向《投资时报》记者透露:“管理层强行换掉原财务总监,财务工作没有连贯性。哪家审计机构敢签字?公司因此也不停地更换会计师事务所。”

  由中毅达披露的公告来看,代表不同利益方的董事之间水火不容才是导致年报难产的根本所在。据了解,2018年5月7日召开的董事会中,审议的16项议案有14项遭到否决。其中有关2017年报和2018年一季报两项议案,均遭到3位董事会成员反对,另外两位董事会成员则弃权表决。

  此时尚未辞职的独董张伟就对年报相关议案投了反对票。张氏表示,自去年年中以来,公司实控人至今未核实。与此同时,对新疆中毅达违规支付的贸易款无法收回,乃至存在重大经营情况未及时报董事会及披露等情况,均是其对有关议案投反对票的原因。

  张伟称,自己作为独董,曾指出公司财报中有关关联交易、信披执行等情况与实际情况不符。其本人对独董述职报告进行了修改,但提交后公司董事会并未采纳。

  律师出身的张伟,显然明白个中蕴藏的巨大法律风险。选择抽身或是其自保的最后手段。

  对于独董的意见或可以置若罔闻,但相关规定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却不能视而不见。

  2018年6月6日,中毅达再次公告:“公司争取在6月30日前再一次召开董事会、监事会审议2017年年度报告和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同时聘请四川华信(集团)会计师事务所对定期报告和披露的要点进行解释说明,并于6月30日前发布相关公告。该事项仍存在不确定性,但不排除最终无法实施既定安排,导致公司因未在法定期限内披露定期报告被暂停上市后两个月内仍然无法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而被终止上市的可能。”

  这是一个并无底气的公告。

  有券商分析师指出:“根据有关证券法律法规,若中毅达至6月28日再无法披露去年年报,该公司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若至10月28日还未披露年报,则将被终止上市。”

  局中人当然了解这将意味着什么。就在公告亮相同时,久未露面的大申集团突然现身并提到9位董事、监事的候选名单,只是这第三批人马的面目,依旧暖味。

  现在,是2018年6月11日4年前的这一天,大申集团与何晓阳带着拯救者的光环出现。4年后,中毅达还在,生命表却开始了某种倒计时。

分享到:

相关报道

© 中国纺织网 China TexTile 版权所有 1998-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