纺织行业危机重重,阵痛过后,是否能迎来新的曙光?

http://www.texnet.com.cn/ 2018-05-17 09:11:51 来源:化纤头条

  最近,化工原料的价格上涨可谓是轰轰烈烈,例如:POM上涨1906元/吨;TDI破3万元;MDI高涨1500元/吨;染料涨幅达77%。不少人感叹:原料已疯!

  这轮涨价潮为什么如此凶猛?除了环保、安监督查外,中美贸易战、中东紧张局势,川普的“突然退群”、委内瑞拉选举其实都为化工产品上涨之火添了一把柴。

  企业大面积停产,部分原料严重缺货,甚至有钱也买不到货,大部分企业被迫停止接单。可以说,目前,中国实体经济的生态环境处于沸腾状态,大量企业被卷入疯狂的涨价漩涡中,苦苦挣扎,命悬一线。

  从更深层次来看,涨价潮是由一系列清算式危机、价格机制长期扭曲等引发的。由于矛盾积累过多、信息不透明、加上人们的恐慌心理,导致工业制成品价格短时间内陷入失控状态。

  经济泡沫面临清算

  这一次的涨价潮称得上一次突发性的通货膨胀,自然也与过去几年超发的天量M2有关。2008年,中国的M2是47.5万亿元;2017年,M2数据是167.68万亿元。

  过去几年,政府试图建立楼市和股市两个货币池子来锁住超发货币,但股市被一波人造牛市玩残,楼市泡沫的高压锅暂且被盖住了,导致流动性泛滥。大量拥房者感觉到财富倍增了,但物价却非常低廉,于是拼命消费,反正什么事都不用干也能赚到许多钱。这种虚假繁荣一方面令创造财富的人数大减,另一方面大量真实财富被过度消耗,加剧了人民币的泡沫化。

  通货膨胀的程度可能远比我们想象的严重得多,天量M2和楼市泡沫被清算的时刻即将来到,我们要么刺穿泡沫,要么承受剧烈通货膨胀所带来的巨大考验。

  环保污染积重难返

  中国经济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尽管有很多外国专家指出牺牲环境发展经济不可持续,得不偿失,但我们为了发展经济迅速强大,只能对环境污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曾经祸害过英伦和北美的雾霾再次笼罩了北方大地,并且迅速向周边扩散。

  几十年积累下来的环保污染问题要想在几年之内解决,无疑非常困难,但又必须尽快处理,所以我们迎来了一轮比一轮严格的环保风暴。

  自2016年起,我们已经感受过环境污染带来的清算式危机,2018年,情况恐怕更加糟糕。在不断的停产限产和成倍增长的排污收费下,化工、化纤、纺织、印染等行业所必需的原材料迎来暴涨。

  价格机制长期扭曲下的报复性反弹

  2008年的经济刺激后,中国的民间投资和国家投资均呈现狂热状态。从2012年开始,严重的产能过剩导致市场价格机制开始扭曲。这期间我们经历了长达四年的PPI持续下滑,而且还是在人工、厂租、物流等生产要素成本大幅爬坡的情况下出现的。

  如今,随着原材料价格的飞涨,PPI开始由负转正,但物价似乎已经出现报复性反弹。低物价生活早已成为过眼云烟,接着就是痛苦的还债期。

  与此同时,过去长期的低物价,导致废品回收无利可图,由于无人愿意从事废品回收的工作,导致废纸箱、塑料瓶、废铁等被扔掉。一旦汇率下跌,进口原材料成本大幅上涨,也会对国内原料价格产生影响。

  中国实体经济的症结何在

  在疯狂的涨价潮中,数家中小企业无法承压,溃不成军,只得被迫关停,这也暴露出了中国经济所面临的危机。有人发出质疑,难道实体经济要垮了吗?

  长期以来,很多中小企业基本靠逃税活着。中国的宏观税负高达38%左右,远远超过很多新兴市场国家,甚至超过了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如今,逃税越来越难了,企业的税负虽有所减轻,但对于部分企业来说仍然难以承受。

  中小企业还面临着融资难的问题。在过去40年里,中国80%的信贷资源流向了贡献了GDP不到40%的国有部门,贡献了GDP超过60%的非公企业,从主流的信贷机构获得的信贷资源不到20%,中国80%的中小微企业几乎靠民间借贷活着,靠非法的金融机构提供资金的血液。

  如果说,中国实体经济的溃败不是因为这些情绪化的总结,那么,真正的症结何在?

  以制造业为例,过去中国制造能够异军突起,关键在于劳动力成本的廉价,因此中国在产业政策上选择了全球产业链最低端的加工制造,也就是给世界打工的模式。这种模式虽然成就了中国过去的成功,但却是如今中国制造和实体经济陷入尴尬和困境的主要原因。

  我们的一切制度都是为这样的模式而准备的,在人口红利的周期下,这种玩法即使税费负担重、融资难,但也能活下来,一旦人口红利结束,这种模式的各种弊端就会显示出来。也就是说,我们过去所采取的经济模式如今已经丧失了竞争力,甚至难以为继。

  以联想为例,联想近几年的报表不怎么好看,这是联想这种在研发上投入不够的公司必然面临的结果。联想过去靠并购别人的品牌,靠给别人组装电脑就可以活得很好。联想在过去总是做一个跟随的巨人,很少自己走入无人区,现在,这条路也走到了尽头。可以说,联想的衰落,事实上代表过去那个时代中国代表性企业在退出历史舞台,而未来属于华为这样的真正做研发的企业。

  如今,整个国家走进了一个和过去完全不同的地带。这个地带需要更多的创新,需要新的商业模式,需要新的制度生态创造新的竞争力。

  尽管制造业面临重重危机,但我们依然要重视制造业的生存和发展,因为没有一个国家的富裕不是因为制造业,包括现在的美国。当大部分人傻乎乎的以为美国不玩制造业的时候,美国制造业的竞争力仍然雄踞全球第一第二的位置。

  我们不妨思考一下,环保风暴、涨价潮、停产潮、倒闭潮,当这些“阵痛”过去之后,实体经济就能完全好起来吗?等大批企业倒闭的时候,会不会也是外资抢占瓜分中国市场的时候呢?

分享到:

相关报道

© 中国纺织网 China TexTile 版权所有 1998-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