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努尔变形记:20年变身服装大佬,7年套现34亿真金白银

http://www.texnet.com.cn/ 2018-03-05 09:09:47 来源:斑马消费

  炊事员出身的王桂波,在山东诸城埋头做西服,花近20年时间将希努尔带上了A股。

  

  好景不长,上市4年后,市场环境急转直下,公司陷入了长期的营业亏损中。好在,老板当年用上市圈的钱买了不少房产、商铺,每年卖一套房子,连续几年保壳成功。

  希努尔虽在资本市场无甚建树,可老板王桂波却不亏,连续多年转让公司股权,直至2017年全身而退出让公司的控制权,累计套现超过34亿元。

  资本市场走一圈,捞得大把现金,又买回了公司部分资产,回去继续干自己做衣服的老本行。这生意真是好做,难怪那么多企业削减了脑袋往资本市场钻。

  

  市场突变连续亏损

  上市4年之后,专门做西服的希努尔(002485.SZ)突然发现,人们的喜好好像变了,西服不好卖了,公司赚不到钱了。

  上市之前,公司每年还能有差不多十个亿的收入,好几千万的净利润。

  也就在这时,看到不少同行都上市了,弄得大笔钱全国各地开店,希努尔坐不住了,也想到资本市场去融资快速抢占市场。

  2010年,希努尔终于登上了A股,成为长江以北首家上市的品牌服装企业。

  山东从来都不是什么时尚中心,服装也不是当地的优势产业,所以说,希努尔能上市,多少还是有点本事。

  

  当年的招股书显示,计划募集近6亿资金,其中超过5亿元用于营销网络及信息化项目。

  所谓营销网络建设,就是花钱买28个铺子和租18个铺子。

  在项目实施的必要性中,希努尔说,营销网络建设是维系服装行业发展的核心,国内外同行都在投巨资跑马圈地,公司只有大力拓展营销网络,才能进一步增强市场竞争力。

  上市有钱了,干活就是快。

  在2010年中期,公司的直营店还仅有18家,到了2012年末,直营店的规模就已快速扩大到了148家。

  然而,铺子买了专卖店也开张了,赚钱却越来越难了。

  

  2013年,公司营收达到了上市以来顶峰的12.6亿,归属净利却同比几近腰斩。

  2014年是希努尔发展的转折点。这一年,公司营收同比下降18.25%,归属净利却迎来首亏,亏损高达4660万元。此后,进入到了持续的下滑通道。

  对于2014年的亏损,希努尔解释称,是因为受到了经济大环境的影响,终端销售低迷,同时,人工成本上涨,团体定制接单价格下降,影响了公司的毛利率。

  斑马消费注意到,希努尔的毛利率近年来持续大幅走低。2012年的毛利率为41.62%,2014年为28.61%,到2016年已降至20.22%。

  卖房卖铺子苦撑3年

  卖西服不赚钱了,希努尔也想过办法。

  比如搞电商、推高端品牌,以及和众多服装企业一样的关店。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关店。数据显示,2014年公司的直营店还有106家,到了2015年就只剩下了49家,这个关店的速度不可谓不快。

  店子关了,还是赚不到钱,你说愁不愁人。

  2015年和2016年归属净利润算是做成了盈利,扣非净利仍是稳稳地每年亏损5000多万。

  斑马消费查询了公司年报,这两年公司的营业利润分别为-6400万和-7400万,也就说做衣服、卖衣服亏得一塌糊涂。

  卖衣服亏本,公司又是怎么做到盈利的呢?

  要不说,希努尔的老板王桂波还是有眼光呢,当年上市时,用筹集的资金买了不少铺子,随便卖一卖,就能弥补服装主业的亏损。

  从2014年起,公司就以优化营销网络为名,出售或出租公司的闲置商铺。

  2015年,公司出售了位于北京丰台区的一栋楼,卖了1.6亿,仅此一项,就为公司贡献了上亿净利润。

  2016年,希努尔故技重施,以9600万的价格,又卖掉了丰台区的另一处房产,给公司贡献了4500万净利润。

  这可真是,苦兮兮地卖衣服,不如随便倒腾几套房子赚钱快。

  

  卖资产也得看运气,希努尔的运气就不错。

  2015年11月,公司将位于诸城的一处房产卖给了山东舜丰公司,合同签了,对方把2600万的房款也付了。

  不久之后,舜丰公司因为自身经营的调整,决定不买这个房产了。希努尔也是好说话,就把2600万的购房款给退了。

  2017年9月,希努尔又给这处房产找了一个买家,交易价格5738万比2015年翻了一倍还多,直接给2017年贡献了超过1900万净利润。

  根据最新的全年业绩预测,希努尔2017年归属净利将比去年同期增长373%,卖这套房子的贡献应该功不可没。

  新旧老板之间的交易

  上市7年,希努尔真的没什么建树,资本运作寥寥,更是无一成功。

  2015年,希努尔筹划以110亿的对价购买“互联网联合创业平台”——星河互联控股(北京)有限公司100%股权。

  

  消息传出,惊为天人。一家卖靠买铺子保壳的公司,突然哪里来的这么大勇气?

  明眼人一看这笔交易都不太靠谱,那就更难逃过监管部门的火眼金睛,在接连的问询函的追问之下,2016年4月交易终止。

  上市公司赚不赚钱不要紧,丝毫不妨碍大股东赚钱。

  仅在2014年和2015年,王桂波控制的希努尔集团和希努尔国际,通过转让希努尔股权,累计套现近14亿元。

  服装主业经营不见起色,常年靠卖资产保壳也不是办法,监管层也不能答应。

  2017年,王桂波不想干了。将其间接持有的希努尔公司股份,全部协议转让给了广州雪松文旅,套现超过23亿。

  简单的加法算一算吓死人。仅是这几年股权转让就套得37亿现金,卖衣服就算每年赚一个亿,也得37年才赚得回来(何况还亏着呢)。

  更何况,大把的现金拿到手了后,服装生意还可以继续干呢!

  新老板雪松文旅控制了希努尔之后开始整柜台。

  

  先将公司与服装生产有关的资产和债务整体打包,装入新成立的诸城市普兰尼奥男装公司。

  接着,王桂波控制的希努尔集团,又以6.86亿的价格将普兰尼奥公司买了回来,增值率还不到8.6%。

  希努尔解释称,出售服装生产相关的资产,是为了走轻资产的路子,将服装生产的环节外包,公司专注于品牌运营。

  未来,普兰尼奥公司还会继续帮希努尔代工,2018年合同金额3.5亿。

  雪松文旅背靠雪松控股,雪松控股是一家横跨供应链、化工、文旅、地产、金融等多领域的产业集团。

  最近几年,雪松控股在资本市场频频出手。2016年,耗资48亿并购主营化工的齐翔腾达(002408.SZ)。最近,又在筹划以获得委托投票权的方式控制主营新能源的猛狮科技(002684.SZ)。

  

  雪松文旅拿下希努尔肯定不是为了卖几件衣服。去年底,希努尔拟出资3亿成立广州创凯能源有限公司,准备涉足煤炭、石油等能源产品业务。公司表示,此举可优化业务结构,曾强公司的持续发展能力。

  刚刚过去的2月,希努尔变更了公司经营范围,新增了文化旅游、文艺演出等业务,同时,配备了数名有万达、宋城演艺等文化产业运营背景的高管。看来,未来公司有意在文化旅游方面发力。

文章关键词: 希努尔   
分享到:

相关报道

© 中国纺织网 China TexTile 版权所有 1998-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