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中绒((000982):6.45亿政府补贴保壳 控制权酿变

http://www.texnet.com.cn/ 2018-01-11 09:12:07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曾因盛大游戏拟借壳和实控人逃税案引发广泛关注的\*ST中绒(000982.SZ),在遭遇一系列变故之后,或将城头变幻大王旗。

  根据1月10日公告,*ST中绒控股股东宁夏中银绒业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绒集团)回函称,因其所持48149.6万股均处于质押状态,且其中还有10210万股处于司法冻结状态,如被行使质权或司法拍卖,可能会失去*ST中绒的第一大股东地位。

  公开资料显示,*ST中绒第二大股东恒天嘉业(深圳)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恒天嘉业)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占21.85%的39444.4万股,与中绒集团所持占26.68%的48149.64万股较为接近,并且中绒集团尚有数亿元借款未偿还恒天嘉业。

  二股东或主导董事会

  中绒集团对*ST中绒控制权的弱化,已在指日之间。

  公告表明,*ST中绒将于1月22日召开股东大会进行董事会换届选举,而新一届董事会由9人组成,其中,非独立董事6人,独立董事3人,但候选人合计也为9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ST中绒新一届董事会6名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当中,直接来自二股东恒天嘉业一致行动人的为2人,分别是战英杰和汤宁,但直接来自大股东的仅为马翠芳1人,其系中绒集团董事和*ST中绒实际控制人马生国的妹妹。

  另外3名非独立董事候选人中,石磊近10年来一直在*ST中绒任职,戴平为浙江兰宝毛纺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郝广利曾长期在恒天嘉业一致行动人的主要股东经纬纺机(000666.SZ)下属企业任职,并且此3人皆声称与中绒集团或马生国不存在关联关系。

  而*ST中绒新一届董事会的3名独立董事候选人中,虞世全是经纬纺机现任独立董事,安国俊则在2010年8月至2016年8月担任经纬纺机独立董事。

  由此可见,若上述*ST中绒新一届董事会候选人顺利当选,恒天嘉业一致行动人在董事会的话语权将超过中绒集团。

  “公司控制权是否因此变更属于假设性问题,我现在没办法回答你。”*ST中绒工作人员1月10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不仅如此,*ST中绒新一届监事会的2名非职工代表监事候选人,尹成海和许刚皆是恒天嘉业一致行动人的委派代表,新一届监事会的1名职工代表监事将直接由公司职工代表大会民主选举产生。

  而恒天嘉业一致行动人还存在增持*ST中绒股份的可能性。

  资料显示,2016年2月,中绒集团将所持7594万股*ST中绒股票质押给恒天嘉业,作为6亿元借款本金及10%利息偿付义务的担保。2017年8月25日,由于中绒集团与上海颢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合同纠纷案,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执行冻结其所持8960万股,使之累计被司法冻结达到10210万股,导致恒天嘉业要求行使质权。

  由此,2018年1月2日,中绒集团将押给恒天嘉业的7594万股中未被司法冻结的3444.4万股,以4元/股的价格折价转让给恒天嘉业,后者从主债权中相应扣减13777.6万元。

  从上述质押和转让给恒天嘉业的股份进行计算可知,目前中绒集团尚有4149.6万股质押在恒天嘉业手中,按照4元/股的转让价,价值为16598.4万元,与未偿还的剩余债务尚有很大距离。公告还显示,中绒集团所持的*ST中绒股权,有40000万股已质押于恒天嘉业关联方恒天丝路产业基金。

  恒天嘉业亦在1月4日披露的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表示,截至目前,中绒集团持有的*ST中绒还有其他部分股票已质押给其及其关联方,若中绒集团到期违约,不排除继续通过行使质权的方式增持*ST中绒股份。

  恒天嘉业“上位”背后

  存在入主*ST中绒可能性的恒天嘉业一致行动人,其自身的控股股东却不明朗。

  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恒天嘉业控制方颇为复杂,其控股股东的层级分别为恒天金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恒天金石)、北京青杨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和北京京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京鹏投资)。

  但京鹏投资却无实际控制人。

  公告表明,在京鹏投资的股东中,中植企业集团控制的两家企业合计持有49.5%股权,经纬纺机持股40.5%,上海纬欣机电有限公司持有10%,这3方均独立行使表决权,没有单独一方可以实际控制京鹏投资,因此京鹏投资无实际控制人,恒天嘉业亦无实际控制人。

  而作为恒天嘉业一致行动人的恒天聚信(深圳)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恒天聚信),直接持有占*ST中绒19.94%的36000万股,并且其控股股东也是恒天金石。

  按照2015年10月公告,恒天聚信以战略投资者的身份,从中绒集团受让的36000万股*ST中绒股票,总价为18.54亿元,每股转让价格为5.15元,较停牌前股价4.64元/股溢价约11%。

  之后,*ST中绒在认购恒天丝路产业投资基金的关联交易公告中,披露了京鹏投资的实际控制人为中植企业集团实控人解直锟。此番恒天嘉业进入*ST中绒,其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却认定京鹏投资未受任何一方单独控制,与之前的披露存在矛盾,亦引起深交所的问询关注。不过,以目前实际控制的股权来看,中植企业集团是京鹏投资的第一大股东。

  但不管京鹏投资是否认定实控人,*ST中绒的变局已经在发生。

  公告显示,2015年至2017年前三季度分别亏损87435.72万元、106021.41万元和38499.92万元的*ST中绒,在2017年年底得到了当地政府的巨额财政补贴。

  据今年1月2日公告,*ST中绒于2017年12月29日分别收到银川市财政局与灵武市财政局的经营性财政补贴4.45亿元和2亿元,用于补偿当年度已发生的亏损,预计对公司2017年度产生收益影响6.45亿元。

  同日,*ST中绒还公告宁夏德能电力工程有限公司、林州市二建集团建设有限公司豁免债务金额合计11192.77万元,同样产生同等金额的收益影响。

  “有了这些收益影响,按一般的预计来说是可以盈利的,但结果要等审计出来。”前述*ST中绒工作人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但通过政府补助和债务豁免保壳的*ST中绒,目前已基本等于是一个空壳。据此前公告,*ST中绒将除羊绒、羊毛、亚麻及其混纺类纺织品贸易业务以外的资产和负债,作价91912.57万元转让给中绒集团,中绒集团将筹措规模不低于60亿元的资金,用于支付本次交易的交易价款及偿还标的资产债务,双方确定本次交易的交割日最迟不晚于2017年12月31日,之后又将交割日调整到最迟不晚于2018年4月30日。

  “主要是大股东没钱和涉及环节较为复杂,能不能实现交割还存在风险,”上述*ST中绒工作人员指出,“公司将资产和负债出售给大股东后,主业只剩下贸易,未来的发展要看以后的规划,现在是先保壳。”

分享到:

相关报道

© 中国纺织网 China TexTile 版权所有 1998-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