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淮滨:纺织行业通过“一带一路”建设收货颇丰空间无限

http://www.texnet.com.cn/ 2017-09-08 09:03:20 来源:期货日报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孙淮滨在9月7日下午举行的2017年第二届中国(郑州)国际期货论坛预热论坛中,做了题目为“一带一路”相关的我国纺织业发展的主题演讲,探讨中国纺织业与“一带一路”的关系。

  纺织行业与“一带一路”有着历史渊源,同时也希望借“一带一路”迎来新的机遇。首先他介绍中国纺织产业的基本情况,中国纺织工业历史悠久,现在产业的定位既保留了过去的传统支柱产业的认识,纺织工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不可替代,还增加了是重要的民生产业的定位,解决了就业和消费等民生问题,同时也还是一个美化生活的产业。更重要的是纺织产业还将朝着创造国际化发展新优势的产业发力,借力“一带一路”,依靠产业链优势,追求价值链上的收获。

  他还介绍,中国纺织工业有两个显著特点,科技和时尚相融合、生活用和产业用并举的产业。进入新世纪纺织产业获得了黄金增长十年,加入WTO纺织产业获得收益最大,国民经济高速增长也使产业各项经济指标都在翻倍增长。但是在2011年后,纺织产业也进入了换挡减速的新常态。在经历前两年的艰难后,今年开始纺织厂也开始有所起色,各项经济指标有所回升,尤其是化纤行业增速明显,对非洲对外出口大幅增加,网络零售成为纺织行业的热点。我国是全球最大的纺织品输出国,制造能力世界顶尖,亟待寻找新的发展机遇。

  在贸易方面,纺织行业通过“一带一路”已经有所收获。他表示,从出口来看,今年上半年全球总出口额1240美金,向“一带一路”的沿线国家的出口累计429亿美金,已经成为非常重要的出口区域。越南、俄罗斯、孟加拉、阿联酋等国已经成为最主要的出口国,而出口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生厂加工型主要出口前端产品,另一类是出口服装。我们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贸易畅通上已经有了很好的表现。

  在投资方面,他介绍,从商务部的数据来看,去年纺织行业全球投资26.6亿美金,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达6.4亿美金,其中以周边如新加坡、越南等国家为主。除了周边国家,还出现了向非洲国家延伸的趋势。

  他认为,下一步纺织业抓住“一带一路”机遇已经会有很好的前景,在这样全球视野的氛围中,纺织业国际竞争力强,产能大,需要更广阔的空间施展魅力。在推进过程中有一些取向,首先是把国际产业合作放在首位,如棉纺工业、化纤工业、服装和家纺行业。其次抓住设施联通的机遇,基础设施建设是首选显目,产业用纺织品有机遇可抓。再次,新疆纺织业要借“一带一路”打开对西贸易,对外拓展之路“一路向西”。最后借“一带一路”把丝绸文化传播出去,推送丝绸产业的恢复和发展。他最后希望在“一带一路”能把中国纺织工业向大国纺织推向强国纺织。

  以下内容为文字实录

  孙淮滨: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大家下午好!

  非常荣幸作为一个传统行业的代表,虽然刚才主持人说我们跟“一带一路”有着历史的渊源,当然了我们不光是历史的渊源,在今天也想借“一带一路”来获得一个新的发展机遇。很抱歉我没有PPT文件,我就用我的口头表达来给大家介绍一些情况,分析一些问题。

  我想首先是不是应该把我们中国纺织产业的一些基本情况、概况在这里给大家做一个介绍,从中引出我们为什么要走“一带一路”发展之路,然后我就想给大家介绍一下“一带一路”建设的实施,我们在贸易、在投资这方面的现实表现,可以看出来我们已经在“一带一路”上有所收获。第三,我想给大家说一下因为“一带一路”建设还在不断推进,在推进的过程当中我们应该有哪些发展的取向,同时我们还要注意一些什么样的风险防范,因为我今天到了期货论坛这么一个高大上的平台,我们这个产业也有几个相关或直接的期货品种在我们郑商所上市,有棉花、PTA还有刚刚上市的棉纱,我想从我们行业角度提一些期待,使我们能够在这样一个比较好的、带有金融属性的平台下来助推我们进一步抓住“一带一路”发展机遇。

  我就讲这么几个问题:说到中国的纺织工业,我想一般界定为历史悠久,我们和“一带一路”渊源可以追溯到2000年以前,但是我们现在在产业定位的时候,我们在做十三五规划时候进行了一个调整性描述,既保留了过去对传统的认识,比方中国纺织工业称之为叫国民经济的传统支柱产业,为什么说,因为新中国成立以后的工业化进程,实际上它的基础是纺织工业,所以纺织工业也被我们国家称之为叫母亲工业。当然我们工业化道路刚开始的时候是学习了前苏联的模式,优先发展重工业,轻纺工业并没有得到充分发展,但是我们的起点、基础是纺织工业,那么现在我们国家的工业化已经到了中后期,但是我们工业化任务还没有彻底完成,纺织工业在国民经济当中作用仍然不可替代,我们在制造业当中,我们在对外贸易当中,我们在国内消费市场当中,我们仍然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所以我们说我们仍然是一个传统支柱产业,我想这个观点大家应该能够认同。

  第二,我们是重要的民生产业,这个我想比较好理解,首先就是就业,刚才有位专家说我们是劳动力密集型产业,不错,但是不完全是,就业容量还是很大的,按初步统计,全世界口径至少有2200万人口在从事传统产业,所以它具有天然的就业优势;第二是消费,衣食住行,衣放在第一位,这是跟民生也是直接相关的,与此同时我们还是一个美化生活的产业,现在大家随着生活水平提高,穿得越来越讲究,越来越时尚,这岂不是在美化我们的生活?第三句话我们在编制“十三五”规划时候做了一个新的表达,它是创造国际化发展新优势的产业。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们传统国际竞争是靠成本,劳动力便宜,靠数量,靠规模来取得国际市场份额,当然现在我们这个比较成本优势已经逐步丧失了,我们和一些发展中国家相比在成本上已经不具备优势了,所以现在我们要朝着一个国际化发展新优势去努力、去发力,那么这个新优势是什么呢?第一,依靠我们完整的产业链优势,中国的纺织工业是一个非常完整的工业体系,纺织工业所有的行业我们应有尽有,可以说没有哪个国家能够比我们具备这么完整的纺织产业体系,与此同时我们还要利用国际化发展,包括“一带一路”这样一个天赋良机,还要把这个产业链向国外进行渗透,同时我们还要追求价值链上的一些所得。这里面既包括产能的跨国转移,也包括原料的国外获取,当然也包括设计、品牌、渠道的这样一个高端领域的发展,从而使我们在国际竞争当中有这样一个新优势的表现。我想这就和我们今天所要谈的话题——“一带一路”有着密切关系。这就是简单介绍一下纺织产业如何定位,定位描述现在是这样一个最新的认识。

  同时我们纺织产业还有两个显著特点:第一,它是科技和时尚相互融合的产业,现在可以说纺织产业全链条,每个环节都有高科技,从纤维的制造,从纺纱、织造、匀染、家纺,每一个环节都有自动化的、信息化的,甚至是智能化的,所以高科技在我们这儿可以说非常普遍。与此同时我们产业每一个环节都引入了设计,时尚的因素,也许大家能够有机会参观我们的博览会,产业链性质的博览会,我们从纤维已经开始发布流行趋势了,何况是面料、家纺和服装,也就是说时尚元素已经渗透到产业链所有环节,而且和科技进步紧密融合,所以这两者的融合是我们现代中国纺织产业的一大特征。

  二是生活用和产业用并举的行业。我们说到纺织工业传统意义上就是穿衣盖被,就是衣着用和家庭用,实际上现在还有一个非常有成长性的就是产业用纺织品,产业用纺织品现在已经占全部纤维加工总量1/4,主要应用在航天航空、医疗卫生、国防军工、交通运输、环境保护、农业的发展,水利设施等等,可以说它应用领域高达到20多个部门,经济越是发达国家产业外纺织比重越高,我们国家和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差距,这恰恰是未来纺织工业新的增长极,所以我们也把纺织工业是生活用和产业用并举的行业,这也许会给大家对这个产业新的认识。

  说到产业发展,可以说进入新世纪以来,我们也获得一个非常好的发展时机,称之为叫黄金增长十年,上个世纪90年代可能大家都有记忆,纺织工业是苦菜花,我们要减员,企业要兼并破产,而且作为国有企业先锋队,进入新世纪之后可以说我们迎来了非常好的发展时机,这十年,一是我们加入WTO,纺织工业收益在国家可能是最大的行业,这之前竞争力虽然有但是一直受到配额管制,所以出口是没有充分释放竞争力,但是我们加入WTO之后尤其是纺织品配额全面取消之后进入后配额时代,纺织工业国际竞争力可以说有了大幅度的增长,我们在2001年时候出口是530亿美元,我们到了2010年,达到了2500亿美元,所以国外有的媒体称之为叫井喷式增长,当然我不太同意这个说法,因为井喷是事故,我们是有竞争力的正常的自由的释放,与此同时大家也知道刚才前面几位专家也说了我们迎来了国民经济高速增长,毕竟我们消费、市场大部分还是在国内,由于国民经济高速增长,所以我们产业无论是规模还是效益,各项经济指标都成倍翻番往上走,可以说这十年我们取得成就超过了历史上任何时期总和还要多,所以纺织工业在新世纪确实感到非常辉煌,非常骄傲和自豪。但是我们和国民经济一样,金融危机之后我们一样进入了换挡减速新常态,所以说我们在2011年、2012年甚至是在2013年、2014年这几年,我们日子非常艰难,出口前两年连续24个月负增长,这是我们很少看到的事,它却发生了。从今年开始我们觉得这个产业开始有所起色,主要的经济指标,大类产品产量虽然是个位数增长,但是已经告别了负增长的局面。我们的投资1到7月份增长了8%,当然和前些年没法比,但是和新常态之后两年相比,我们有所回升,而且投资这块我们没想到化纤行业、产业用纺行业1到7月份固定资产投资都超过了20%的增速,那么从区域这块来说,新疆是我们最大的投资热点,我想做棉花的可能都知道,因为国家给了新疆一系列政策,当然还有一定的政策背景,所以内地企业尤其搞棉纺大规模向新疆投资,使得新疆大大超过全国平均水平,成为纺织工业投资的热点。我们对美、欧、日三大传统市场都实现了正向增长,我们对非洲的增长,让我们感到非常的欣慰,实现了4.1的增长,超过了行业平均出口2%的增长水平,而且对非洲出口增长规模已经和对日本出口规模相当,说明非洲应该是“一带一路”的延伸性国家。

  那么我们内销,首先是实体零售有了8%增长,这个水平和历史最好水平相差比较大,同时它还和整个全球商品零售总额相比少2个百分点,过去一般是高出4个百分点水平,虽然它是大众化消费、时尚化消费,但是还没有真正进入这个消费热点、消费升级这样一个行业,但是我们的网络零售可以说这是我们的热点。今年1到7月份实现20%增长,这几年网络零售一直是纺织服装拿手的,所以从这块来说也把实体销售分了一部分过去,但是也看出在内销市场上还有它新的亮点。

  另外,我们有世界最大量级的产业规模,这样一个体量,一年纤维加工总量超过了5600万吨,这是全世界将近70%纤维是在中国加工的,每个产业链行业产能都是世界老大,这样就要求有相应市场份额跟我们匹配,再加上有些竞争对手也在侵蚀我们的尤其是国际市场空间,所以压力比较大,但是我们也要看到我们毕竟是最大的纺织品输出国,占33%,而且从制造能力来说我们是世界顶尖水平,所以我们也希望去找一些新的发展机遇来使我们产能得到释放,来为我们国家换回更多财富,所以“一带一路”必然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

  这就是我给大家讲得第一个话题,介绍纺织工业基本情况引出我们为什么要和“一带一路”有内在关系。

  下面再给大家说一下“一带一路”背景下纺织的出口也好,投资也好,它的现实表现。从出口这块来看,我们今年上半年,我们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1到6月份总共出口规模429亿美元,我们上半年总出口是多少呢?是1240亿美元,如果把“一带一路”这些沿线国家作为一个独立的经济体来计算的话,这个区域在我们其他区域相比之下,当然有的有重叠了,它是占据了最大的份额,也就是说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份额也是第一的。可见“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我们纺织品的出口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区域。

  我们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前五名:一是越南,二是俄罗斯,三是孟加拉国,四是阿联酋。如果做一个分类,一种是属于生产加工型,我们向这些国家出口主要出口中间产品和前端产品,也就是纱线、面料和辅料,而这些国家从我们国家进口这些纺织品,纱线织物是为了加工成服装,然后再出口到美欧日这些国家,越南就是这样一些典型。第二类国家像俄罗斯,阿联酋,是典型的纯消费国家,我们主要向它出口服装,所以跟前面那些国家不太一样,有这样两种类型。

  另外说一下非洲市场,我刚才提到了一点,就是我们在今年,对非洲的出口已经和日本出口规模相当,我们上半年向非洲出口达到92亿美元,日本差不多也是这个规模,非洲市场排列第一的是尼日利亚,这也是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所以大量的尤其是服装制品由我们制造向它进行输出,所以随着非洲经济不断增长,再加上中国企业到非洲投资也在逐步增加,我们和非洲之间的纺织品贸易往来会更加频繁,规模也会不断扩大。我想咱们之所以到这些国家去出口,说明就是我们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贸易畅通的领域,我们已经有了一个比较良好的表现,我觉得这一点应该给予充分的肯定,而且我刚才说了,我们跟“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仅今年上半年就达到429亿美元,在整个出口结构当中是排列第一的,所以随着“一带一路”不断推进,我们在“一带一路”的纺织品贸易上会有更加出色的表现。

  再来看看投资,投资数据我首先要声明一下,应该来说是很不完整的,因为现在我们很多对外投资并不是在我们有关部门备案的,有的是通过第三国,然后再转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所以这儿我们没法普及,现在我们拿到官方统计数据,去年纺织对外投资是26.6亿美元,这个投资规模可以说跟我们实际感受到的差距很大,但是因为没有其他数据能够充分反映我们投资全貌,所以我们只能拿到商务部这个数来说,26.6亿美元,这是对全球的,那么其中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是多少呢?是6.4亿美元,这个数显然比实际小得多,那么在6.4亿美元当中,从国别来看主要是周边国家,东南亚国家,其中排名第一的是新加坡,到新加坡投资可能主要是建一些总部,或者是财务公司,或者是贸易公司,但是它占的投资份额比较大;第二是越南,越南可以说这是我们在周边国家纺织业投资最多的国家,这里面我想有很多原因,就是劳动力成本,前面有专家说到确确实实比我们要低,但是也有上升比较快的趋势。二是电费比较便宜;三是这些国家有一个棉花进口不像国内还实行配额管理,它是没有配额的,所以我们一些棉纺织企业可以更方便进口国外棉花;四是有一些跨国采购公司要求你到成本更低国家布局,把工厂搬到那儿去,除了越南还有柬埔寨,孟加拉国等,他们的产品出口到这些国家贸易上有很多优惠关税,零关税,也使得我们减少一些贸易成本,所以我们也到那里进行投资,所以它的因素是这样驱动的。

  投资方面现在除了在周边国家之外,已经开始出现了像非洲延伸的趋势,现在我们国内企业到非洲,我刚才提到的埃塞俄比亚(埃塞,音,供参考)是在非洲最大的投资热点,非常著名的企业叫阳光,已经在那儿进行大手笔的投资,而且埃塞的政府可以说非常欢迎我们中国的企业到那儿去进行投资,这个国家劳动力资源也非常丰富。所以说我们现在投资也开始向非洲进行延伸,除了埃塞俄比亚之外,肯尼亚还有埃及也都有我们的投资。

  我刚才说了,我们因为掌握这些数据还是不够充分,这些不够充分的数据当中我们可以看出它的行业结构特点,可以说小纺织业纺纱织布印染占有70%比例,然后就是服装业,然后就是化纤业,在6.4亿美元当中占了4000万美元的份额,显然这块抓“一带一路”机遇还不太充分,还有很大潜力。

  这是我给大家说的投资的情况,无论是出口也好还是投资也好,现在我们国内企业已经都开始行动了,出口这块因为有比较好的基础,所以它表现的更出色一点,而投资可以说启动的比较晚,而且主要是集中在我们周边的这样一些地区,到非洲也有,毕竟是少数,所以它还有更广阔的空间有待于我们去进行投资。

  下一步,我想我们的纺织业抓“一带一路”发展的机遇,我觉得一定会有很好的前景,因为从整个国家所营造的氛围上来看,中国现在在世界经济当中主动话语权的表达,可以说越来越感觉到我们这种无论是经济也好,看出来我们全球的视野,所以我们在全球一个氛围当中,纺织业具有比较强的国际竞争力,再加上我们的产能已经足够大了,而且加入世贸之后把产能拉得更大,所以我们需要到更广阔空间施展产业竞争力和产业魅力,所以我觉得“一带一路”会给中国纺织工业带来新的战略机遇期。

  这里面有几个倾向给大家介绍:一是把国际产能合作放在首要位置上。这里面有几个行业大有可为,一是棉纺行业,因为我们国家棉纺加工能力远远大于我们自身的棉花的供给能力,所以我们可以到有棉花资源地方进行产能布局,还有化纤工业,我们的化纤工业尤其是一些原料也是短缺的,所以我们也可以到有这样资源地方进行生产性的发展,另外就是我们的服装和家纺行业,可以到一些缺乏终端消费的国家去进行布局,进行生产,另外就是我们还要抓住“一带一路”建设当中设施联通发展机遇,因为现在我们要跟“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行经济合作,基础设施的建设是作为首选的项目,那么在基础设施里面包括修桥、修路、修管道都需要用土工合成材料,这是属于产业用纺织品的大项,所以我觉得这里面有机遇可抓,有商机可抓;还有一个是新疆纺织产业发展一定要打开对西出口的通道,因为现在新疆纺织势头非常之猛,如果在新疆生产棉纱、棉布销到内地市场是非常不核算的,在成本上也不具备优势,所以我们特别希望通过“一带一路”把新疆的纺织业,对外拓展的路线要一路向西,只有这样我们新疆的纺织工业才能得到可持续的发展;还有一条,就是刚才主持人说到我们和丝绸的渊源,路也好,带也好都有丝绸,丝绸是国宝,应该跟大熊猫一样,同时又应该是纺织符号,现在中国丝绸应该来说做得不太尽人意,不是非常好,当然现在有些省特别是浙江有些企业也在抓一些机遇,建丝绸特色小镇,确确实实他们做了很大努力,开始恢复丝绸行业昔日的辉煌,实际上我觉得我们可以借“一带一路”把丝绸文化,丝绸产品传到这些国家进行深度的从文化层面这上面进行交流,带动旅游、带动商贸、带动商业地产,把中国丝绸小镇带到沿线国家去布局,就像建孔子学院一样,这样能够大大推动丝绸产业的恢复和发展。当然我们还可以在其他一些文化领域,特别是纤维艺术交流,因为我参加过一些国际纤维艺术展,这里面相当一些作品是来自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而且这些国家都是有古老文明历史,有很多纤维艺术交流,在语言上是通的,特别是有一个门类叫刺绣,在纤维艺术品当中有60%作品跟刺绣有关,所以可以通过这样一个传统的工艺来进行文化领域的传统文化交流。

  所以我觉得这里面大有文章可做,我们也期待在“一带一路”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下,中国的纺织工业能够有一个新的发展机会,能够为我们从大国纺织向强国纺织转化助推力量,谢谢大家!

分享到:

相关报道

© 中国纺织网 China TexTile 版权所有 1998-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