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纺“三杰”织云裳 产业腊月不畏寒

——棉花期货、棉纱期货、PTA期货

http://www.texnet.com.cn/ 2017-08-28 08:34:44 来源:中国证券网

  棉纱期货的挂牌上市,令棉纺产业链套保工具得到完善,为棉纺产业稳定经营打下基础;同时,会给棉纺织上市公司带来哪些机遇,这引起相关机构投资者的高度关注。

  在近日举办的首届机构投资者(棉花与棉纱)策略会上,多位行业专家表示,不少棉纱产业链上市公司通过棉花期货交易,有效控制了成本波动风险。此外,棉花期货、棉纱期货、PTA期货将构建比较完备的纺织原料期货品种体系,棉纺企业可利用棉纱与棉花的跨品种对冲交易锁定加工利润,进一步推进行业健康、平稳发展。

  新旧年度棉花供给将平稳接轨

  “根据我们的调查,今年国内棉花不论是种植面积还是单产都比较好,整体产量可能比去年增长10%左右,大概是50万吨。”中储棉花信息中心副总经理程杰表示,今年国内棉花,包括内地、新疆地区,整体长势较好,上市时间可能会提前。

  现阶段,由于国内市场上一年度棉花销售已近尾声,市场供给更多的是依赖国储棉轮出。据悉,今年储备棉轮出量整体比较小,大部分挂牌资源为地产棉,但纺织企业更愿意用新疆棉。

  程杰表示,除了考虑棉花质量以外,企业更多时候还要考虑价格因素,价格合适的时候也会适当采购地产棉,这也从侧面说明,行业参与度棉花期货交易度越来越高,尤其是今年大家利用基差交易开展棉花流通、贸易的数量比重增长明显。

  截至8月24日,今年储备棉累积出库成交约为250万吨,且储备棉交易时间会延续到9月底,目前来看,大概还有20多个工作日,按现在每天成交2.8万吨左右计算,年度累计成交量有望达到320万吨左右。

  “今年储备棉轮出政策延期,为市场增加了供给量,将会促进新旧年度棉花平稳接轨。”程杰表示。

  中银国际期货分析师表示,当前国储棉成交较好,一方面是由于本年度新棉上市价格预期不低,而国储棉价格较低,且在本轮抛储结束后,下一轮抛储时间跨度较长,不排除下游在此期间加大库存备货的可能。另一方面,据了解,虽然下游消费旺季开始有启动迹象,增强了企业当前备货的信心。但同时,也不能排除国内不少商品大涨,刺激了在棉花上的投资性需求。

  在国内棉花供给量不断增长的同时,近年来,中国棉花消费整体也保持着平稳水平。

  “这主要与抛储、国内棉纺工业自动化程度发展有关。”程杰表示,一方面,抛储政策令内外棉价差逐步收窄。在原料竞争力方面,中国纺织企业前几年存在劣势,这两年情况相对好转了一些。另一方面,还与中国纺织企业的工业自动化程度有关。前些年,一般的纺织厂、纱线厂中使用的工人数量在100-200人,现在多数维持在20多个人,这也将会成为趋势,未来纺织行业将不再是单纯的劳动密集型的行业,有望跻身技术密集型行业。

  光大证券研究所副所长、纺织服装首席分析师李婕认为,整体来看,国内需求端将保持稳定中略升状态。供给上,由于2015年受高温天气和种植面积减少影响,当年产量下降较大,之后总体呈稳中小幅增加状态。国外市场上,棉花则处于供大于求的状态(2015年除外),供给相对宽松。

  “新一年度,是中国棉花去库存承上启下的年份,或者说是转折点的年份。”程杰表示。

  纺织企业备受掣肘

  一般而言,国内棉纺织企业产品价格普遍采用“成本+”定价模式,定价基础随市价确定,更多受到外棉价格约束,成本端则主要取决于内棉价格。“国内外棉花价差不但会对下游产业的竞争力形成显著影响,同时还会影响棉价的走势。”李婕表示。

  通常,企业还会至少保持2-3个月的库存,而投入生产的原料价格是历史价格,导致了成本变动滞后于原料价格变动。一般而言,棉纱、棉布与棉花价格会出现同向变动,棉花价格在上升或下降通道过程中,中游各环节产品价格变化幅度均会小于原材料。也就是说,随着产业链延伸,相关系数逐渐降低。

  “在棉花价格上涨的初期,行业盈利空间往往会逐步放大,在价格上涨末期,盈利空间会收缩;在价格下降过程当中恰好是相反的,在内棉价格下跌初期,盈利空间收窄,而在下跌末期,盈利空间反而扩大,这主要由于整个库存调整带来的盈利变动。”李婕表示。

  据悉,在2009-2016年期间,除少数年份外,受宏观经济、棉花供求等因素影响,棉纱价格波动幅度较大。其中2016年32支纯棉普梳纱最高价达23150元/吨,最低价为18910元/吨,价差达22.4%。而棉纺企业主要采用现货方式交易,因此价格波动会带来一定的经营风险。

  “由于当时没有棉纱期货,企业基本采用现货方式交易,棉纱价格波动对企业经营带来了较大影响,因为没有办法预测未来棉纱价格波动,整个行业都面临着较大的生产经营风险。”李婕表示,棉纱期货上市后将对棉纺企业产生多项利好:其一,价格发现,过去纱线企业自主报价,缺乏统一价格指导,棉纱期货经公开、透明的交易后可发挥价格发现功能,形成统一的报价标准;其二,管理风险,棉纱企业可配套操作棉纱、棉花期货,锁定原材料和产成品的价格,从而锁定利润、降低风险;其三、资金管理,中小棉纺企业可利用期货市场进行质押融资等,有助于解决融资难、融资成本高的问题,提升资金管理能力;其四,套利操作,棉花与棉纱价格的相关性长期看可达0.945,期货价格出现背离时企业可进行套利。

  李婕进一步表示,目前棉价处于一年以来相对高位附近,同时从近期来看,价格走势基本企稳,在需求未明显好转的情况下,预计未来上行空间将有限。加上价格向下游传导具有滞后性,2017年以来下游产品价格有所提升,通过向下游传导,有利于企业缓解用棉成本提升带来的利润压缩。此外,棉花期货、棉纱期货、PTA期货将构建比较完备的纺织原料期货品种体系,棉纺企业可利用棉纱与棉花的跨品种对冲交易锁定加工利润。

  上市公司积极参与期货交易

  自2004年棉花期货推出后,部分棉纱产业链上市公司积极参与棉花期货交易,有效控制了棉花价格成本波动风险。如华孚色纺、孚日股份、联发股份等较早参与了棉花期货交易,不仅锁定了部分棉花价格成本波动,还采取多项措施进行衍生品交易风险控制。

  据李婕介绍,从历史数据来看,华孚色纺等公司通过棉花期货交易有效控制了市场风险,目前也基本实现了盈利。如华孚色纺2016年底棉花期货、远期外汇等衍生品投资金额为2095.59万元,当年实现收益189.78万元,2015年棉花期货实现收益690.82万元。

  此外,从棉花期货运行情况看,自2004年6月份上市,经过十多年来发展,棉花品种越来越成熟、活跃,日均成交量从每天几万手到现在的20万手,持仓量日均也维持30多万手。另外从期货和现货价格相关系来看,近年来整体运行比较稳定,有的年度甚至能高达0.9,低的时候也基本上维持0.7、0.8,棉花基差变化也越来越规律,这也为棉花产业客户参与棉花期货提供一个比较好的市场环境。

  程杰表示,储备棉成交量和基差变化的关联度也特别强。8月份以后,储备棉交易量比较大,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与基差变化有关。基差比较大时,贸易商在储备棉上进行采购,同时在期货市场做套保的企业也会比较多。“棉花期货对于产业来说,前几年的时候,金融属性、投资属性会比较强,现在产业客户借助于期货做一些基差交易、套期保值的作用在逐渐显现,这也为将来期货和现货价格能够有更理性、更平稳的运行提供基础,参与的产业客户越多,期现货价格联动就会越明显。”

  “从参与棉花期货交易的公司看,毛利率波动相对较小,棉花期货对原料价格波动有一定控制作用。”李婕表示,由于棉花期货是全市场交易出的价格,代表性强,对下游棉纱定价有显著影响。而棉纱期货尚处上市初期,且国际上尚无成熟经验可借鉴,产业链上的企业需要时间来研究棉纱期货的价格决定机制以及具体交易细则,预计短期内上市公司仍以观望和试探性操作为主。但随着行业对金融工具的接受度和熟悉度持续提高,棉纱与棉花间的价格联动将更为紧密,棉价波动向下游传导更为迅速,未来上市公司作为行业龙头有望积极利用棉纱期货实现套期保值、风险管理等目的,有助于棉纱期货发挥定价、调节供需等功能。

  “目前,华孚色纺、新野纺织、孚日股份入选棉纱期货交割厂库,未来有望依托厂库优势率先进入棉纱期货市场,预计未来将有更多棉纺上市公司参与棉纱期货交易。”李婕表示。

分享到:

相关报道

© 中国纺织网 China TexTile 版权所有 1998-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