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服饰力破症结创新发展

http://www.texnet.com.cn/ 2014-06-09 11:15:24 来源:纺织中国在线

  “生意越来越难做了。”5月中旬,芦淞服饰城女装业主潘招辉看着1天的10来件订单,深深叹了口气。

  她很怀念几年前的好时光:一天成交几百件是常事,客户不仅有附近长沙、湘潭的,就连湘北、江西的也来湖南株洲拿货。

  但武广高铁开通后,潘招辉的老客户逐渐流失,广州、佛山等地成为不少人的首选拿货地,“同样一个产品,广州货比株洲货便宜。”她说,以前做贴牌,一件衣服的利润在10元左右,现在能有4元就不错了。

  唱衰者不仅是市场销售者。谭俐,芦淞区一家小服装加工厂——“金伯利女裤”的老板。往年,企业年销售额数百万元,利润至少有几十万元。

  可这两年,人力成本高企,销售严重萎缩,她有干不下去的感觉,“若要活下去,就得继续投入,而眼下并不是光投入就一定能活下去的。”谭俐介绍,目前,芦淞区大批中小女裤加工企业因为没有订单,干脆停产,给员工放长假了。

  遇到瓶颈,却不能没了信心

  芦淞区委常委、副区长、新芦淞集团董事长李晓彤很反感唱衰论,“这些年,为了做强‘株洲服饰’,广州团队、浙江团队、佛山团队都来了,阿里巴巴在全国只建了8个产业带,株洲占据其一。这么多外地人都对株洲服饰有信心,我们自己为什么没了信心?”

  环顾周遭,武汉、郑州、南昌各地,都在加快服饰产业的转型升级。而株洲芦淞服饰功底深厚,有兴盛了30年的服装大市场,有数千家服饰加工企业,我们首先要对自己有信心。新芦淞集团副总经理叶天毅认为,当下服饰产业确实碰到了发展瓶颈,但只要找准差距迈过去,就一定能海阔天空。

  “困难是暂时的,也许杭州四季青市场的今天,就是芦淞服饰城的明天。”湖南中孚尚鼎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徐康说,株洲服饰与其唱衰,不如脚踏实地,找准症结,再度出发。

  正视症结,是为了解决问题

  究竟哪些原因制约了株洲服饰的发展?

  症结一:企业家小富即安,不重品牌。2000多家女裤企业,为什么没出一个大品牌?作为全国女裤生产基地,为何产品只能占据低端市场?

  株洲女裤的现状折射了一个现状:单纯依靠仿造、简单作业、人口红利的产业发展方式,使得服饰产业始终徘徊于中低端。

  徐康是温州服饰人,初来株洲时,他曾与一女裤加工厂老板探讨,你的年产量都过百万条,为什么不尝试做品牌?

  对方的回答让徐康很意外,做贴牌活得还行,何必费那么大力去打品牌。如果我今年投入了500万元,明年能赚回来吗?有这个钱,不如去炒楼,赚钱快。

  这是株洲相当一部分服饰界人士的真实写照。品牌打造是很难,需要假以时日,需要长期投入。可一个产业没有品牌,如何谈论升级?

  “新世纪之初,福建石狮、河南郑州,这些城市的服装市场与株洲芦淞差异不大。但在今天,一说起他们,首先想到的便是富贵鸟、卡宾、梦舒雅,他们因品牌而崛起,已走在我们的前面。说到底,我们的企业家小富即安,得过且过,当发现干不下去了,拍拍屁股走人便是。”芦淞区市场管理局负责人说。

  症结二:政、企、协无合力,脚步放缓。“我一直认为,‘株洲服饰’要崛起,政府、协会、企业要形成合力,缺一不可。”叶天毅说,以前,很多时候政府望企业,企业望政府、协会难有居中协调,三者间没有形成合力。

  “杭州、广州、石狮抓住了机会。”株洲经天纬地有限公司总经理夏丹说,这些城市,政府政策对路,企业快速跟进,协会居中撮合,一来二去,我们在满足于小富即安的生存状态时,他人已悄然完成了升级换代。

  症结三:产业配套能力弱,生意难做。“商贸的兴旺是‘芦淞服饰’当年崛起的主因,但也因为过于重视商贸,我们忽视了做配套,盯上游。”众邦电子商务总经理段峰说。

  举个例子,一个女裤的吊牌,广州单件成本只要几分钱,而在株洲做要1角5分,为什么?因为株洲服饰缺乏配套市场,在市场中没有话语权。为保证上游的供给,加工方必须高成本获得现料;而在下游,由于销售方占主导,压款现象严重,生意十分难做。

  “株洲必须加快产业转型升级,同时提升平台的规模和档次,让产业与平台相得益彰、相互促进。”段峰说。

  转型升级,如何下活这盘棋?

  综观大局,理顺思路,“株洲服饰”不应自坠青云之志。

  5月中旬,新芦淞国际服饰产业园成功引入22家佛山童装企业。

  佛山企业为何选择株洲?新芦淞玉成置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军强解释,一是乡土情结,在广东服饰界,湘籍企业家占到了4成;二是株洲的产业有底蕴,未来规划很清晰。

  2012年年底出台的《芦淞服饰产业总体规划》,明确将重点打造新芦淞(白关)国际服饰产业园、建设龙泉国际服饰博览交易中心等重点工程,聚合资源,“株洲服饰”这局棋逐渐被盘活。

  叶天毅描绘,未来的新芦淞产业园,集生产加工、饰品配套、专业批发、仓储物流、生活居住于一体,让产业产生集聚效应。株洲服饰需要外地企业的观念来搅动整个行业的格局,以“鲶鱼效应”让本土有理想的企业在碰撞中成长。

  李晓彤介绍,就服饰产业而言,政府正密集出台扶持政策,鼓励服饰企业做品牌,做大做强。

  软件的配套也很重要。夏丹认为,阿里巴巴株洲产业带的入驻是一个契机。此前,借力淘宝这个平台,裂帛、三只松鼠这些异地品牌越做越强。那么,借力株洲产业带,株洲能不能也做出几家“阿品牌”呢?借力电商渠道,创新品牌模式,或许是株洲服饰做品牌的一条捷径。

  当下,株洲首个高级定制男装品牌——“勿用”,一期作品设计已完成,“我们就想证明,株洲并不是品牌的荒漠。”徐康说,在打造品牌方面,可以借力优势,比如“勿用”,用的是杭州的设计、上海的销售渠道,但品牌是株洲的。

文章关键词: 服饰   发展   
分享到: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纺织网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纺织网;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yuln@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相关报道

© 纺织网 China TexTile 版权所有 1998-2019